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如何战胜墨菲定律 第十八章 冷闪

第十七章、莫非今天这屋里四个人都能活着出去?


 “脆莓”比米粒还小的眼睛隔着玻璃看向哈特利的方向,哈特利知道这什么意义都没有。哪怕是在无脊椎动物里虾的脑容量也小得可怜,和他的犯罪同伙们一样。
    寒冷队长不知道患有睾丸癌的男性验孕结果双红线、寒冷队长觉得男人会怀孕、寒冷队长没看过豪斯医生。他甚至不知道应该现在脑内吐槽那两件事,他是天才,脑子转速足够同时鄙夷两件事。
如果莱当初不是从哈特利手里抢的监控设备,让哈特利怀恨在心,他可能还不会遭此大难,但他现在仍一无所知,跟巴里肩并肩站在韦斯特家门口,上衣口袋别着昨天退房时从客户经理那顺的签字笔。
    巴里和他挨的很近,带着种恋人间特有的亲昵。别误会,他们昨天都没发生,只是跟踪米克和雷而已,讨论(争执)怎么告诉他们宝宝的事。其间他还教了巴里几手跟踪蹲点的小技巧,别离了神速力就表现得像头四蹄不协调的长颈鹿。
    “他不在家,今天值班。”巴里手掌按在自己门上,回头看着莱。
    “我知道,在的话他现在应该正蹲在房顶上瞄准我。”说话时他装模作样地往周围几家的楼顶上看了一眼,巴里笑了起来,好像非常开心地接受了老韦斯特想杀了他这个事实。
    巴里的笑容带上一点戏谑,看得莱微微皱起眉头,这小子最近对他越来越放肆了。
    “你想进来的对吧,来吧,作为维加斯之旅的回报。”
    “所以你家里藏着钻石还是现钞?就算是我都会同情警察的那点薪水。”
    和嘴上说得不同,他对闪电侠的住所一直有种莫名的喜好,跟别提这屋子里还有另一个条子。也许是喜好危险的天性,天知道他那年圣诞节闯进韦斯特家时多努力地克制自己翻遍每一个抽屉,从私人信件偷窥到洗衣剂说明的冲动。他克制的原因是相比撅在保险柜前捣鼓被抓包,他更想巴里开门时看见他稳稳当当地坐在那污染蠢鹿杯子,既然他们说他是国际大盗,那他也该回敬相应的派头。
    巴里早就知道什么叫口是心非了,开门后开玩笑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现在呢?恭迎大驾,斯纳特先生。”
    比起上次,门廊里少了艾瑞斯的长靴和围巾,这跟丽莎从他那搬出去时一模一样。空气中少了圣诞节装饰的纸带包装味和香料味,这让他舒服很多,另外和他想得一样,巴里和韦斯特都是那种喜欢室温保持温暖的类型,上次是,现在也是。
    忘了提了,上次他进韦斯特家第一件事就是把空调暖风调小,稳定在他喜欢的21°上,他就是要在屋里穿风雪大衣。
    巴里看着莱嘴角暴露的心满意足跟着也高兴起来,他一定是疯了,把一个贼头子放进自己家还开开心心地看着他细细打量他家跟博物馆比起来称得上穷苦的装潢。

    “乔晚上才会回来。”
    “在拉斯维加斯没发生的事不会发生在一个连……”
    “我是说要不要吃个饭再走!”莱哼了一声,没听见一样继续在客厅探索,明目张胆地拿起每张合影细细观察,甚至拍下了这小子带牙套时的蠢样子,“披萨?”
    莱打开冰箱看了一眼,还算丰富,比他想得好上不少。
    “为了奖励你的识趣,你现在用神速力帮我搞点鲜罗勒叶来的话可以吃上青酱意面和肉蛋饼。”
    “番茄酱的不好吗?”
    “我不想吃。”莱从冰箱挑了他要用的出来后扔下拒绝反驳的理由。
    “好吧,你不急着用的话我想先洗个……西希尔!?嗝——”
    “啊——”
    “pia——”
    巴里被吓得打嗝,西希尔尖叫的同时莱那边响起鸡蛋掉到地上的声音,毫无预兆地,房间里卷起暴风,盖着毛织垫的沙发都长了刺一样。西希尔和巴里有几秒钟已经慌乱到呼吸困难了,一起祈祷世界快毁灭吧。莱在一瞬间的惊慌过后立刻冷静下来,不动声色,跟不是他干的一样从那摊一看就不好收拾的碎鸡蛋旁挪开,伸脚在乔的北欧风地毯上蹭干净靴子上的蛋液,然后事不关己(暂时)地摆出看好戏的架势。
    “西希尔?”巴里又重复了一遍,这是怎么了?地检官从他爸爸的卧室走出了,身上只穿了件乔的大衬衣,等下——“哦!哦,天啊。”
    巴里立刻背过身,介于西希尔的身高,那衬衣可算不上太长。
    警局里是有点小八卦关于西希尔和乔的,但连八卦都只是一种猜测性质的八卦,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乔什么都没告诉他们,也许艾瑞斯知道点什么?
    “巴里,天啊,对不起,巴里。”西希尔几乎要落荒而逃了,用力往下拽了两下衣服,她以为自己青春期时没有,今后就再也不会有被男友家人抓包的时候了。
    “没,没事,没什么对不起的,我不知道你在这……”
    莱几乎要被这俗套的气氛烦死了,他要怎么形容和两位警务人员站在一个房间里而自己居然不是焦点所在的感觉?
    下一刻西希尔就看向他,谨慎地眯着眼睛看了会才猛然转身从门边地板上的枪套里抽出乔的枪暴喝一声,“举起手来!莱纳德·斯纳特!”
    “啊哈。”终于——
    莱把肉放到桌子上,懒洋洋地手腕举到脸边,爪子敷衍地耷拉着,拿出他最惹人烦的调调,“没问题,那你来做饭吧。”
    西希尔身为法律体系中一员的部分让她坚定地拿枪指着这位臭名昭著的犯罪分子,虽然这不是她的职责所在,但依然。衣冠不整的那部分却让她无比心虚,原因不言而明。
    外面这动静终于惊动了乔,他无论如何都无法预见昨晚刚和他说好暂时先保持地下恋情的女友、他理论上今晚才到家的儿子和超过前两位成为他梦到次数最多的人——几乎每晚都要在梦里枪杀四五次的寒冷队长,一起出现在他的客厅里。
    “宝贝儿,怎么了?”乔光着膀子从卧室探出头来,甜腻并把昨晚发生了什么写在脸上的春风得意的笑容立刻凝固在脸上了,“什么!?”
    “惊喜?”莱不知死活地率先打了声招呼,他自信能从这儿逃生,更相信今天这不会响起枪声,哪怕已经有一把枪正对着他,而乔发现自己的配枪在西希尔手里后正把眼睛瞄向小立柜的抽屉。
    “斯纳特!”乔大喊了一声。
    “正是在下。”
    “天啊……”巴里重重叹了口气,看向莱“你就是受不了好好活着对吗?”
    莱根本没理巴里,张开手臂,慢慢脱下外套,表示自己身上没藏那把冷冻枪,开口说,“无意挑事,如果你们需要几分钟穿好衣服的话我正好有空把碎鸡蛋收拾了。”
    愤怒紧张和迷惑一起出现在乔的脸上,最终他非常严肃,几乎是凶巴巴地质问巴里,从最好入手的开始,“这是怎么了,巴塞洛缪·艾伦?”
    巴里瑟缩了下,他从小就怕死乔这么喊他全名了。
    万幸乔决定先放过他,手指在眼前比划了下指了指莱,然后拉着西希尔消失在卧室,拍上门。
    巴里松了口气,下意识看向莱,现在这情况让他足够绝望了,别说是莱,说不定在场的是鲨鱼王他都会投以求助的眼光。
    莱靠在门框上,挑着眉毛,表情居然让巴里看出几分面临挑战的跃跃欲试。
    “看我干什么?”莱向后指了指,“去收拾鸡蛋啊,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在惊慌中失去判断能力的巴里乖顺地在屋里亮起一道闪电,莱可真没想到这孩子被吓成这样了,看样子乔完全没透露他给巴里找了个后妈的事。巴里完全可以掐着不放大做文章倒打一耙,有什么好怕的?
    “你毁了蜘蛛侠,每一部。”
    巴里干完活有气无力地站在莱勉强,整个人都蔫了,再次让莱想起咬坏了拖鞋以为天都要塌下来的小狗。
    他还能怎么做?
    莱拉起他的手,领他坐到沙发上。
    “咱们四个今天都能活着出去,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谢谢你让我更紧张了,混蛋。”





PS:周日北京SLO带几个冷闪贴纸去~欢迎面基~想来找我玩的话lof私信我就好,一时兴起的话可以在中午ST meetingroom捉到我~就酱,噶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