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冬叉】狙杀爱神 第二章 恶魔AU

第二章


    世界上有很多种恶魔,他们奇形怪状、病态扭曲,除了心怀怨恨和贪得无厌外谁和谁都没什么相似的地方。虽说都是一个泥潭里出来的坏种,也有不那么坏和坏得没救的区别。
    布洛克和詹姆斯就站在最糟糕的恶魔之一,娜塔莎的门前。
    布洛克和她没什么交集,她行走人间,从满手鲜血和鼠疫的中世纪,到十个爪尖都被护手霜和指甲油呵护装点的现在,她对人类的爱与日俱增,不管是食用人类灵魂还是享受人类的造物。
    而布洛克正好相反,他很少去地上世界,阳光让他浑身起疹子,其他就更别提了。他上次去地面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平时就在地狱里管理皮尔斯的领地,没事去打架清场扩大疆域。
    但他们作为地狱名人,对对方的事迹多少也略有耳闻。
    布洛克带着詹姆斯跑在黑寡妇的门口,就指这点“略有耳闻”能让那女魔头给他个面子,别狮子大开口。
    打听情报这种事是指不上詹姆斯的,有时他跟人正常交流都成问题,所以这种活都是布洛克在干。他很快就打听到了万能万恶的黑寡妇的宝库里足足有好几百根被撅断的金箭,每一根都散发着天使的恶臭。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站在这,站了快一个礼拜但还是要站下去。
    “我们就像小美人鱼。”
    “什么?”布洛克扭过头,皱着眉头瞪着詹姆斯。随着时间的推移,金箭的效力越发明显,这事越来越难了。被风沙吹乱的发丝,肆意生长的胡茬,说话时上下滑动的喉结,一切都让布洛克越来越移不开眼,这该死的金箭。
    “求着巫婆给自己施咒。”
    “你从哪看的那种故事?金箭还有给你讲故事的本事?”布洛克现在非常感谢这比喻把他恶心得不想看詹姆斯了。
    “皮尔斯的Kindle。”
    布洛克再次放弃了,放弃和詹姆斯交流,放弃看他,放弃不去想着他……恶心的金箭。
    詹姆斯就站在他背后不远处,像跟烧红的拨火棍一样,站得笔直还散发着无法忽视的热度,烫得他皮肤发疼还是不满足。
    他是恶魔,以欲望为荣,从不会压抑自己的恶魔,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的所欲之物感到羞愧。
    正当他一腔恨意无法发泄,憋得眼白发红时,他们等的人终于到了。
    天际远远地响起雷声,地狱常年不散的乌云染上浓稠的血红色,渐渐变暗,像是血液慢慢凝固腐坏的过程。
    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开着她的爱车“红房子”,没人知道她是怎么从区区亡灵变为恶魔,也没人知道她用血肉和灵魂打造的座驾有何用意。
    她坐在腐肉中,那是她马车上的沙发,车轮和轴承都是人骨所制,摩擦时却发出狂妄的笑声。等她终于降落,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浓郁得让布洛克都羡慕得偷偷咽口水。
    布洛克的双足和角都不是人形,娜塔莎也一样,她只有人类的上半身和八条锋利的虫足,这就是为什么叫她“黑寡妇”。顺便说一句,地狱大部分公共设施和家具都是为四肢生物和六肢生物准备的,娜塔莎这种十肢生物在地狱也是少数族裔,为了方便生活大部分都选择了变为四肢人类形态生活。
    但娜塔莎不是普通的十肢生物,只要在地狱,她就肆无忌惮地伸着毛茸茸的螯肢和螯爪横行霸道,她才不喜欢人类软弱无力的双腿。
    她站到地上,布洛克和詹姆斯面前,被螯肢支起的蛛腹让她比两位男性恶魔都高出一大截。尽管不同体态的恶魔之间这种身高差很正常,半羊的布洛克不属于体型高大的族群,但在实力的压迫下,已经很久没有皮尔斯以外的恶魔敢在他面前站直了。
    “先生们,别来无恙。”
   布洛克完全听不懂娜塔莎在说什么,他们都从未见过面,更别说詹姆斯了。接着他才意识到,娜塔莎说的是在詹姆斯还是天使时他们见过面。
    “你知道他不记得的。”
    娜塔莎笑着凑到詹姆斯跟前,突然举起左边的螯爪刺了过去,如她所愿,詹姆斯后跳一步躲开了,而不是像平时一样伸手接住——那只每一根毛刺上都渗着毒液的螯爪。
    “这不还是记得我吗。”娜塔莎满意地收回那根利器,领着两位先生走进她的城堡,“皮尔斯跟我说了,你们被金箭射中了。”
    她回过头,看见大名鼎鼎的冬日战士紧紧跟在布洛克身后,像只怕主人走丢的小狗一样就忍不住笑出声。她太明白被金箭射中的感受了,她曾伤痕累累,金箭给了她最后一击,但她仍好好地站在这,一个人。
    所以她清楚地知道,甚至怀疑只有她自己知道,金箭射不中错误的人。
    “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只要能消除金……”
    “我什么都不要。”娜塔莎整个人舒舒服服地跌进为她身形特制的软垫上,伸手示意他俩也坐下。
    “就是说你不会帮助我们了?”布洛克并没为此生气,他只需要等待,如果现在娜塔莎没有要求他的事,那他可以创造点。
    “不,我是说我不需要任何报酬就会帮你们,你们知道免费是什么意思吧?”
    布洛克觉得自己被愚弄了,正想说些什么,娜塔莎打断了他,继续说了下去。
    “我能给你们的建议非常有限,只是指个方向而已,况且我还欠皮尔斯一点人情,还在你们身上再简单不过了,所以别像个娘炮一样畏手畏脚地了。”
    她把人类的手臂伸到背后的橱柜里找东西时,布洛克看向詹姆斯,和往日一样放空的表情,好像对接触金箭诅咒的事并不关心。
在皮尔斯面前说想操他的人完全不在意。
    布洛克以为娜塔莎多少那把带刃的东西出来,以恶魔匮乏的审美来说,魔法道具十有八九是做成武器的形状。
    但那只是一张名片,薄薄的,做工精美却毫无魔力的名片。
    “如果你不想帮忙,我们会有别的办法的。”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这就是跟人类交流太少的结果,常驻地狱的恶魔脑子都比较简单,至少在她看来是比较简单无趣了。
    “托尼·史塔克、百万富翁、花花公子、科学家、都市萨满。”
    看到名片上写着什么后,布洛克这下确定娜塔莎是在那他寻开心了。
    “别急啊,你该去找他,托尼·史塔克。尽可放心大胆地去,你们俩还吓不到他,他挺有本事的,尤其在对付天使上。”
    布洛克没再多说什么,难道要他说谢谢吗?
    谢谢指针对于无索求的帮助和善意,首先恶魔不会有善意,其次这不是无索求的,这是还给皮尔斯的债务而已。作为皮尔斯的讨债人,布洛克理所应当地收下了这笔债务。
    他道别后起身,詹姆斯自然而然地跟在他身后,像他随身携带的武器一样。
    “他不说话吗?”
    布洛克听见娜塔莎在他背后问时顿了一下才意识到她问得时詹姆斯。
    “如果你提问的话。”
    “他不想说话吗?”
    “武器是不会说话的。”
    “但他会跟你说话。”
    布洛克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的一个“是”他却说不出口。
    “是。”詹姆斯答道,“我会跟布洛克说话。”
    娜塔莎发出一阵狂笑,让布洛克加快了脚步。
    “再见,詹姆斯,下次来找我大可不必等上一个礼拜,就算地狱没信号,皮尔斯那还是能发邮件的。”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