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冷闪】可恶的Anomalous (二) “按规定你不是应该尽力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吗?”

二 “按规定你不是应该尽力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吗?”

 
 
    SCP基金会是一个注重隐私的组织,所以任何人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搜到许多关于SCP基金会的消息。 

    没错,没人会信一个“建立在社交网络上的同人式作品”,就算里面有5%是真的,比如SCP-709“森林之歌”,比如SCP-1489“幽灵列车”……

    相比费劲心机在一个有天杀的谷歌地图的时代隐藏自身,用不可能的任务挑战自我,还不如放弃苦苦挣扎大大方方把基金会的存在搞得人尽皆知但没人会信。

    现在很多基金会员工也会参与词条创作,不过显然他们和一些真实存在的SCP对条目筛选要求来说有点缺乏想象力。

    SCP-2249“闪电侠”刚刚就因为“设定太稀松平常”而被打了回来,不过有一半责任怪Cisco把词条写得太宅了。

    Barry并不介意自己并没有登上“正式”的SCP基金会名录,他的骨折痊愈之后,就是两天后,躺在Star Lab的病床上,一脸崇敬地看着Dr.Wells。有了Dr.Wells,他现在都不太抱怨自己的断骨了。

    天啊,这可是Harrision·Wells,量子物理的领军人物,他一生一世的偶像!他连眼镜腿都闪着睿智的光芒! 
    Dr.Wells严格按照《Safe级SCP管理条例》接触“Barry”,按他的习惯是叫SCP2294的,介于SCP2294坚持说“叫我Barry”,那他就应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尽力满足SCP的需求。 
    他看了眼坐在Barry旁边给这小子削苹果的West警官叹了口气,“West先生,请不要给Barry吃未经检查的食物,尤其是在我们的检测还没做完之前。” 
    言外之意——这特么不是你儿子,一开始就不是,这是SCP-2294! 
    Joe没理他,对巴里说,“不要害怕,孩子,我们只是个相对保密的组织,人们比他们想的更需要保护。” 
    Barry点点头接过苹果,他谷歌了一遍,Dr.Wells又给他解释了一遍,他现在非常清楚这是怎么了。 
    “我知道,SCP收集各种超自然的东西,‘控制、收容、保护’对吧?我正好多了点超能力,所以我是不是能在被你们关起来和跟SCP-105①一样加入你们之间选一个?她是那5%里面的?” 
    Wells在一边叹气的声音更大了。 
    “当然,SCP-105‘鸢尾Iris’,你看完了所以SCP条目?网上那些所以半真半假的?” 
    “嗯哼~”Barry骄傲地说,“刚发现我不仅跑得快,还能拿超级速度阅读!我说,‘iris’不是咱们的Iris,Iris·West吧?” 
    Joe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虽然他并不关心,但他也知道网上那些网友自创的SCP收容物词条早就能拿海量来计算了,而Barry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电脑。 
    “酷!但Iris跟我一样都是普通人,你想多了。不过她倒确实不仅是记者,就像跟我一样属于潜伏在军警系统中一样,她在负责新闻控制的Gamma-5任职。” 
    这次轮到Barry瞪眼了,说实话他是有点,准确说是有不少的一些害怕,但他现在的速度据估计要用马赫计算,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而且这不仅有他的偶像,他几乎一辈子不可能见到的偶像,还有他的初恋。 
    想到这Barry想起了上高中时他是怎么跟Iris窝在卧室说新来的Snart老师长得多帅,那种温柔却邪恶的派头,全校所有女生都想跟他有一腿。 
    还有Barry这种,那时Iris是不是就已经在SCP基金会认识Snart了?! 
    天啊!她不会说出去了吧! 
    Dr.Wells在过手各种高危SCP后仍能健全地活到现在靠的可不只是运气,他谨小慎微,在发现Barry脸红得吓人时立刻扫了眼显示Barry体征数据的仪器。 
    一切正常? 
    Dr.Wells悄悄地抱着记录薄后退了一步,犹豫要不要按下警报先把这小子再隔离一会儿,至于不知死活的West先生他就管不了了。 
    还没等他遵循《SCP实验室安全条例》慢慢面对着危险SCP退出去,Leonard就闯了进来。 
    他手里拿着封面是基金会三箭头标志的黑色文件夹,Dr.Wells意识到了接下来的事,总之他是百分之百反对的。 

    他们对Barry的了解还远远不够,他强烈反对把尚不清楚其能力上限的SCP投入基金会运作,不管其态度对人类是否友善。

    他同时注意到Barry在Leonard进来时脸上的红晕扩散到了耳边,还往后面的枕头里挪了挪。 
    唉,年轻人啊,为什么都这么喜欢往火坑里跳? 
    在Dr.Wells和Joe都出去之后,Leonard调情一般逼近在枕头堆里缩成一团的Barry,坐到了他的身边。 
    他们离得是这么近,Barry都能感觉到Leonard腿上那把奇怪的蓝光枪隔着被子强硬地顶在他的腰上。 
    Leonard早就知道Barry对他那点小心思了,不是West小姐告诉他的,他没法不注意到Barry盯着他的眼光。 
    他毕业后的第一个潜伏任务就是去Barry的学校近距离监控已知Anomalous——Barry·Allen。那个在1991年冬天砸穿Site28屋顶的玩意,害得他不得不抱着年仅四岁的Lisa住回那个老杂种的家里。 
    他还记得那个瘦得他都怀疑West克扣他饮食的小家伙,和现在一模一样地红着脸在他的面前把目光瞥向别处。 
    他可不会怕这小子,哪怕Barry的速度上限还是未知。他见过很多SCP,包括Pi-1队他手底下的Mardon和Shawna,连实验室那个Pied Piper都比这小子有攻击性。 
    所以他现在就像在玩弄猎物一样地凑了过来,“早安,Barry,今天感觉好点了吗?” 
    “嗯,好,好点了,我是说我没事了,我的骨头都长好了。” 
    “根据你受伤时的录像和你昏迷时的测量数据,加上昨天你做的心里评估,基金会批准把你作为机动特遣队队员加入基金会了,如果你愿意的话。”Leonard觉得这还不够,他知道这小子与生俱来的‘英雄情结’,“我希望你能仔细考虑一下,这份工作很危险,我不想再失去任何队员了。” 
    果然,Barry的眼神在红晕的衬托下变得更加坚定,他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让Joe和West面对如此危险的工作而自己就在一边看着。他现在有能力帮助别人,甚至是救助别人。 
    就算他没有能力,他可能也会尽力去这么做。 
    “没问题,当然。我在网上看的,Pi-1是……” 
    “‘无赖帮’,负责人口密集城市中的调查、收容和事后清理,主要是纽约。如果你想的话,其他队伍也会欢迎你的,你本职就是CSI,我想West先生所在的Lota-10会适合你,如果你喜欢更刺激一点的工作,Mu-3‘捉鬼敢死队’也不错,据说那队是一整队的小狗迷,还养了条幽灵狗。” 
    “酷!!!!”Barry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莱,直到Leonard的微笑逼得他再次偏过头去,“如果我说我想留在Pi-1呢,我可以不辞去CSI的工作吗?” 
    这小子比他想得大胆一点,但Leonard不想放过机会逗他。 
    “当然不用辞,不过我觉得你的速度真的很适合Mu-3天天追着SCP460这活,他们平均每年都要弄丢一次,放任那团云宝宝跑到城里吓唬人最后让我们和Psi-7给他们埋单。你去的话,能给我们三个特遣队都省不少事。” 
    Barry出乎意料地给了Leonard一个羞涩但带着年轻人恶作剧的微笑,“《Safe级SCP管理条例》上说,按规定你不是应该尽力满足我的一切要求吗?” 
    “那好吧,Allen先生,欢迎加入Pi-1,我是队长Leonard·Snart,叫我Len就好。” 
    Len心里转过万千念头,无一不是这小子能帮他们挣多少外快,他可不会放过挣钱的机会。 
    他今晚得跟Mick喝上一杯,好好庆祝一下。 
    临走时,他忍不住回头看着Barry逗他,“Allen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满足的需求吗?” 
    “叫我Barry。” 
    哇哦,这小子的脸皮还挺厚的。 
    “好的,你可以叫我Len。” 
 
            ﹏﹏﹏ ﹏﹏﹏ ﹏﹏﹏ ﹏﹏﹏ ﹏﹏﹏ 
 
    Len一点都不关心Barry是怎么跟实验室那帮只会耗经费的极客们打成一片的,他知道作为SCP那小子有点太开朗了,但Cisco?认真的吗?和一个穿着星球大战T恤的奔三宅男混在一起,而不是抓住机会多往他办公室跑跑? 
    虽然Barry再往Len这边贴他们都只会是暧昧的同事关系,但莱就是不爽每个人都喜欢丑猴子一样天天傻笑的Cisco·Ramon,比如Dr.Wells、Caitlin、口是心非的Hartly、他瞎眼的妹妹…… 
    Lisa·Snart,Leonard亲手养大的令人头疼的妹妹,前机动特遣队Alpha-2“邮差”的飙车高手,高危SCP运输专家。 
    就在Len窝在他办公室沙发上的时候,Lisa踹门进来了。毫无对兄长应有的尊重地踹开了他的门,虽然他并不怎么需要“对兄长的尊重”,但抱着档案箱可不是踹门的好理由。 
    “早安,妹妹,能告诉我今天有没有跟Ramon分手吗?” 
    Lisa把档案箱狠狠砸到她亲哥的肚子上,“去死吧!混蛋!就为偷这点东西我特么摩托都扔哈德逊河里了!东躲西藏了一晚上才甩开那群条子回来你就这态度对我?” 
    Len在突如其来的疼痛中抬起头,这才注意到Lisa的头发被汗水黏在一起,皮夹克上都是蹭痕,鞋上除了泥浆还有点让人不愉快的绿色污渍,还有她身上这股刚从河里捞上来一样的味。 
    “这是我要的建筑图纸?1871年的?”Len惊喜地看着刚都快把他肚子砸穿了的盒子,他妹妹就是这么厉害,没人能逮住她。 
    他没急着打开,而是把档案箱放到了一边,得先把壳子弄干净了再说,别弄脏了里面的图纸,介于这盒子跟Lisa一起经历了一个愉快的夜晚应该也干净不到哪去。 
    Lisa快累死了,她都不想数她这一晚上跑了多少公里,先是摩托速递再是藏匿在快把她震聋的三流酒吧,接着被追进了河里不得不抛下她心爱的摩托背着箱子在脏水里游泳,最后两个小时她基本是爬回来的…… 
    她想要回报,她应得的,不是这盒子能给她的那份分红,她想要额外的劳务费。 
    “Lenny。”Lisa突然温柔起来的嗓音和Snart家祖传坏笑让Len警觉地坐了起来,“我好累,再不给我找点乐子我就要死掉了……” 
    Lisa懒洋洋地趴到沙发背上搭着的那块驼绒毛毯上,这块毯子是这么温暖,舒适,还带着点Mick留下的焦痕,总之是Len最喜欢的一块毯子,虽然他没这么说过。 
    她满意地看着自己沾过的地方迅速染上脏兮兮的水痕,Len这次可得心疼了。 
    “躲开!你就不知道洗干净再来我这吗?” 
    “我说了我累了,我一步也走不动了,谁叫你霸占了里电梯最近的房间。” 
    “你到底想干什么?或者说要什么?”Len懒得跟她兜圈子,只要她乖乖离开别再祸害他的毯子就好。 
    “我想见SCP2249,你都把他拉到队里来了怎么还不许我们见他?” 
    “叫他Barry。”Len想了想,最近Barry一直在实验室探索着开发他的“神速力”,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从某种程度上有了初步的纽带,一点刺激应该是有利无害的。而且,他知道队里对即将到来的新成员也很好奇,他不可能一直拦着他们“去吧,乖一点,别说咱们挣‘外快’的事。“ 
    “放心。” 
    Lisa走到门口时Len突然想起了什么,“给他个惊喜。” 
    Lisa回以狡黠的笑容。 

    “当然,这是惯例。”

①SCP-105“鸢尾”:一个可以透过相片移动物体的女孩,加入机动特遣队Omega-7“潘多拉之盒”,Iris的名字有鸢尾的意思。


例行话唠……

跟你们港哈……无赖帮这帮乱糟糟的家伙们……特别有爱……

渣渣写不出这种乌合之众万分之一的萌点……

冷热金这种家庭太戳了TAT

啊……这篇真的没人点梗吗……

好伤心……

抱着孤独的泪水继续自娱自乐……



评论(6)

热度(40)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