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冷雀】里奥宝宝 (脑洞衍生 欺负冷队)

里奥宝宝

 

    没错,他是开玩笑说过婴儿时的自己是“漂亮宝宝”,但现在他受辱至此绝不是因为那句话自作自受。

    最致命的女刺客抱着“婴儿斯纳特”嘟着嘴嘀咕,“谁是世界上最最可爱的乖宝宝啊,是你是你是你。小可爱,大宝贝儿,小甜心,里奥宝宝”。

    还有那位荷鲁斯的大祭祀,没事就跟莎拉一起抱着“婴儿斯纳特”亲来亲去,从抛高高玩到过家家,吉迪恩助纣为虐地搞了一堆明显不适合正常儿童的诡异服装出来。

    “婴儿斯纳特”是莱能想出来的最正式的称呼,事实上大部分时候 “婴儿斯纳特”被称为“里奥宝宝”或者“宝宝莱”。

    起初是杰克逊不知死活地在跟莱错身而过时快速地小声念出“宝宝莱”,在他当着老头和坎德拉的面把那小子揍到不得不找吉迪恩修复后,情况急转直下。接着是莎拉在吃饭时拍腿大笑,被杰克逊的“宝宝莱”脑残病毒感染至无药可救。雷和坎德拉依次中招,当老头也窃笑着在喊他“宝宝莱”时,他就肯定这船没救了。

    至于米克?

    莱不会原谅他的,就是他跟所有人说了“里奥”那个名字,这和把他拷起来,逼得他冻掉自己一只手不相上下的严重。

    “哦~对不起,莱是大人了,不是‘宝宝莱’,应该是‘里奥宝宝’。”

    莎拉肆无忌惮的大笑和无法磨灭的羞辱深深刻在他脑海里,那天晚上他梦里都是莎拉可怕的笑声和“里奥宝宝”的无限循环。

    所有人,包括吉迪恩都拒绝用成年人的姿态称呼他,他被困在乘波号上无处可逃,恶心的“里奥宝宝”无处不在、声声不息。对除了莱之外的所有成年人来说,这称得上一场狂欢,事态渐渐失控,“里奥宝宝”成了船上为数不多的集体娱乐活动,“集体”必然不包括莱。

    那个可恶的婴儿就这么缩在女士们的胸脯里嘬着手指,时间和因果都在阻止他对婴儿下手。

    他曾试着跟莎拉沟通,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坎德拉和婴儿斯纳特都没在她身边的时候凑过去,刚靠到莎拉房门的门框上那女人脸上的微笑就扩大到了危险的程度。

    “有事吗?里奥宝……”

    “闭嘴吧,像个成年人一点好吗?”

    “好的,宝宝。是的,宝宝。”

    莱忍无可忍举起了枪,“再这么叫我,我就……”

    盘腿窝床上涂指甲油的刺客小姐惊雷平地起,顺手抄起一只看似无害的眼线笔捅进了莱的枪口。

    “你就开枪吗?射我一脸眼线液?”

    莱看了眼莎拉胳膊上鼓起的肌肉和腰间的匕首遵从了盗贼的本能,一条船上的临时同伴对吧?

他收回枪,把枪口的眼线笔揪出来随手扔到地上踩了一脚。

    “认真的?没完了?开个价吧,我相信我这总有点你想要的吧?”莱习惯性地用暧昧的语气开着玩笑。

    “你一说还真有一样东西——里奥宝宝的亲亲,哈哈哈哈……”

    在莱的角度莎拉的笑声简直响彻整个宇宙,每一个快断气了的音节都狠狠打击着他的自尊心。

    “咳咳……不逗了,说正事,你得赔我一支眼线笔。”莎拉无耻地指着莱脚下的眼线笔,“乖乖听话,否则今天不给你奶瓶。”

    “操你的。”

    莱摔门而去,归途的脚步印着辛酸和耻辱,迎面而来的米克更是火上浇油。

    “午安,里奥宝宝。”

    “滚蛋。”莱的反抗有气无力,他开始后悔怎么就手欠拦着小队的其他人在刺客联盟那砍了米克的头。

    被打击得身心俱疲的寒冷队长躺在自己的舱室里抱着冷冻枪愣神,他绝不是逆来顺受的人,绝不是,他是无情无义的冷血混蛋。

    动动脑子吧,总得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一切。

    “你在吗?”雷的声音在他门外响起,“亨特让我来问你要不要去喝一杯,哦,抱歉,我忘了宝宝不能喝酒,里奥宝宝。”

    “去你妈的。”

    莱都能想象到雷捂着嘴耸肩偷笑的德行,要不是乘波号上都是滑动门他早拿门板拍烂雷那张大脸了。

    这船上就没一个好人了吗?除他之外就没有第二个成年人了吗?他是在上初中吗?

    等会……

    莱突然想到了个有点缺德的主意,但管他的,不这么做他就得趁这帮王八蛋睡着时赏他们一人一枪了。

    他可不想拎着六颗冰冻人头回去见丽莎,再跟丽莎解释为什么死不瞑目的米克被摆在冰箱里,酸奶旁边。

    这是为你们的人身安全着想,莱为了同伴的生命毅然决然地再次拉低了自己的道德底线。

    动手吧,莱纳德·斯纳特,结束这日了狗的闹剧吧。

 

 

    乘波号上是一群不负责任的大人,他们只顾着自己的事,放任一对青春期的少年住在一起。只有坎德拉说过要不要给他俩准备两间房间,然而也只是说说而已。

    这直接导致了年少无知的罗伊先生真的舔了一口朗斯小姐之后被她抄起扳手开了瓢,成年米克的后脑勺瞬间就多了一块陈年的伤疤。

    白金丝雀和寒冷队长冲进青少年的住所时,小米克躺在地上人事不知,脑袋那块流了一地的血。

    “哇哦,我想米克很乐意看到这小子挨揍的,虽然他后脑勺上也多了一块疤。”莱说话时把连打带踹还想给小米克再来一下的小莎拉架了出去,让莎拉把小米克扛到吉迪恩的医疗室,“莎拉,我可以叫你莎拉吗?虽然我也不怎么喜欢那小子,但你把他弄死的话我会把你也弄死的。”

    “那个变态居然舔我!”

    他当年怎么就没觉得米克这么傻缺,不仅去舔别人还被揍成那德行。莱笑了起来,他已经尽量不放身大笑了,但笑声还是大到惹恼了小莎拉。

    “啪!”

    这次小莎拉记着扇别人时张开手指了,不过扇的是成年莎拉在这船上唯一的牌友斯纳特先生。

    莱不是第一次被漂亮姑娘扇脸,但未满十八岁?这姑娘脸上还长着和青春一起早已离他远去的小雀斑啊。

    他的道德在被扇了一巴掌后曾有过一瞬间的复苏,但很快就被对“里奥宝宝”的仇恨压了下去。

    小莎拉气哼哼地靠墙站着,瞪着莱。

    “打够了吗?”莱还没堕落到跟小孩生气,他不怒反笑,脸上的狡诈阴险让小莎拉皱起眉来,“打够了的话要不要跟我去散散心,我的牌友为了帮你解决‘变态’放了我的鸽子。”

    “你不觉得你现在说话的语气像是诱拐犯吗?”

    “是吗?反正你都上了贼船,说实话,这船我也不想上。”

    “你想用什么‘诱拐’我?”

    “我没想诱拐你,这叫邀请,小姐。一杯无酒精饮料,让你在这过得舒服点的同时做个负责任的成年人。”

    莱深知想约一位未成年的小女孩出去,第一步就是把她当成个成年人看待,所以他嘴上说着“负责任的成年人”,到了船上的小酒吧却伸手为小莎拉调了龙舌兰日出。

    不要惊讶,寒冷队长会点酒保的花样不是什么新鲜事,米克都会在哄人开心时玩点花样。

    米克喜欢那些能点火的酒精饮料,而莱喜欢在杯口蘸上一层可爱的雪花边。

    雪花边没有用盐粒或是砂糖,他按丽莎的奇葩喜好蘸了圈跳跳糖,感谢食品合成器。

    调酒时他为了报复莎拉特意挽起了袖口,试图用成年男子的翩翩风度和坏小子文身让小莎拉着迷一点。不过目前为止他还没成功,这姑娘拿过杯子仰起头一饮而尽的架势看得他都有点触头了。

    她爸不是条子吗?未成年就喝酒喝得这么厉害真的没问题吗?

    她从小就这么能喝?

    小莎拉只是年纪小,不是傻,她太知道这位宣称自己“负责人”的成年人想干什么了。

    她能隐约猜到一点,比如那位超厉害的姑娘大概是长大后的她,跟她在一起的小变态不是眼前这家伙就是另一个大块头。

    虽然种种迹象都指向大块头,但她还是觉得那个弱鸡小变态长得比较像她眼前这位。

    她眼前这位不怀好意,但也坏不到哪去的斯纳特先生。

    “你叫什么名字?”

    莱坐到她对面,把一杯装饰着可爱糖边和糖渍樱桃的酒推到小女士的面前,然后才给自己到了杯威士忌。

    “斯纳特,叫我斯纳特就好。”

    小莎拉没再多问他的名字是什么,第一遍没说就没必要多问,反正她也能猜到一点。

    她只是咬着樱桃梗,努力把笑容控制在“甜美少女”的范围内。

    里奥宝宝说的就是他?她在船上听过无数次这个称呼,然后又遇到了一个不愿透露全名的人。

    显而易见对吧?

    这算是她小小的底牌?没人会一上来就把大小王砸上牌桌的对吧?

    所以她什么都没说,接着顺着斯纳特先生的意思,带着几分好奇地跟他聊着船上的种种,试着套点什么话出来。

    最好能套出点能让她早日回家的消息,要不她就把“里奥宝宝”这昵称告诉小变态,让小变态满船喊。

    反正斯纳特顶多揍小变态一顿,他不能杀了小时候的自己。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