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冷闪】该死的Anomalous (四) “他还活着!”

四、“他还活着!”

 

神速力确实改变了Barry的生活,他现在每天早上能多睡二十分钟,拖到七点五十起床都能踩点进警局。更重要的是,他因此认识了很多人,Caitlin、Cisco……还有他的终极偶像Dr.Wells和他的初恋Len。

当然,他初恋的小火花一直半死不活地拖沓到了现在,而且Len至今仍是他的性幻想对象。

Len在他面前总是穿得严严实实的,或者说任何时候都穿得严严实实的,除了那个早晨,Barry被无赖帮的“迎新派对”洗礼的那个早晨。

在那以后一连好几个晚上,Barry都忍不住躺在自己无趣的卧室里想着那场面射空自己。Len站在他面前,近到他能感受到Len身上刚起床时带着的寝被那燥热的暖意,Len还握着那把枪。他奇怪地觉得那把枪也是Len肢体的一部分,Len血肉之躯的延伸,Len性感的一部分。

他都不知道Len风衣下是这么美好的景色,暴力的,带着伤痕的肌肉。还有那些出乎意料的文身,除了左胸的骷髅头和雪花他都说不出那些图案是什么。Barry敢保证自己不是文身控,对此没有任何性癖,但Len身上的所有都让他情迷意乱。

现在是美好的周日清晨,他还有很长时间能挥霍在床上。

白天上班,下班就去Site28训练,忙了一个礼拜之后他有资格懒一天对吧。他有一个礼拜的电视剧更新要补,晚上再打会儿捡瓶盖4。

加入基金会之后,Iris和平时一样,但Joe,Joe对他近乎百依百顺。随便他吃披萨,随便他睡到中午才起床,还去超市给他买了好多平时限量供给的垃圾食品。

当然是给他买的,Iris前一阵就跟Eddie搬出去住了,Joe除了周五电影之夜绝不碰垃圾食品,人过四十就不得不开始担心身材了。

Joe在跟他道歉,Barry隐约感觉是这样的。在他和Iris小的时候,Joe工作很忙,根本没工夫去他们学校参加亲子日家长会这类活动。但活动结束后的那几天,Joe会突然给他们买大桶的巧克力薄荷冰淇淋吃到够。

Barry想到这精神振奋地蹿到了客厅,Joe看起来心情不错地在那看报纸,现在正是提出想吃West家传曲奇的好时机……

他应该用神速力抢在那通电话前开口的,因为Joe通话时表情沉重,报纸都顾不上叠好就往外走。

“Barr,答应我,不管Wells跟你说什么你都别走出咱家一步。”Joe认真得Barry都有点害怕了,出了什么事了?关Wells什么事?

他来不及问,Joe就出门了。

好像是一瞬间,快得他都没反应不过来,本应轻松温馨的周末变得跟什么末日电影的前二十分钟一样。

Barry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站了一会,不知所措,在SCP侵入他的生活后他的世界多少都变得有点陌生了。他像被从CW台扔进了HBO,成年之后他都没想过分级还能更上一层楼。

Joe出门不到三分钟,Dr.Wells就打来了电话。

出事了,Barry按下接通时心里闪过这个念头,脑海里闪过那些可怖的基金会传言。

这次终于不是他胡思乱想了。

“Allen先生,请不要插嘴听我说完。‘SCP160-活沙’逃逸,14号武装生物收容区安全警戒已提至最高。昨日下午十点三十分Pi-1小队全员被派遣支援,五分钟前接到通知,东海岸所有可调动外勤全部出动……”

“我能帮……”

“闭嘴!我想说的是,理论上,活沙是一种同时具有寄生虫和甲壳类生物特征的生物,它的行动由母体控制,但在研究观察中,活沙种群内部结构尚不明确……”Dr.Wells停了一下,Barry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但这机会只是道一个人的生命换几十人生命的选择题,“我想请求你,以个人名义请求你,用神速力冲进活沙之中,找到,并直接粉碎母体。根据计算,以你的代谢来看活沙的麻痹性毒素不足以把你麻醉到甩出神速力,所以你只需要在活沙内部……”

Dr.Wells突然沉默了,Barry问了两声都没有回应。

“Barry。”这是Dr.Wells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我不能骗你了,你成功杀死母体的概率非常大,但按照生物的本能来说,母体死后的信号素会让剩余的活沙……狂化,你不可能活着出来。但你是唯一的机会,Joe,无赖帮的所有人,还有很多你不认识的人……”

Barry想了一会才明白他刚听见了什么,这还是他的生活吗,为什么和周五晚上的科幻恐怖电影如此相像?他是主角吗?

Dr.Wells的声音卸下了平日里的傲气,说到最后几乎带了几分恳求的意味。这让Barry更加害怕,他还不到二十五岁,他不想死,但他也不想……

“坐标发给你了……”

Wells放下了电话,摘下眼镜,面前的屏幕上是此时的14号武装生物收容所,金黄色的细沙在阳光下游荡,闪着金属一样的耀眼光泽,轮值守卫和研究员都不见踪影,目所能触之处一片死寂。今晨六点就已经放弃大规模围剿,以控制活沙活动范围为主,等待机动特遣队Epsilon9“食火者”全员集结再展开正面进攻。

Epsilon9——食火者,全队纵火狂,上次就是他们在敌我无差别的攻击中把活沙烧成了玻璃雕塑。Mick身上的大片伤疤也是在那次行动中留下的,也正是因此Len才申请调令把他调到自己手下的,他可不想在五十岁之前去给Mick上坟。

但现在除了Mick之外的食火者都在东南亚的一个小岛上跟别的SCP死磕,一时半会抽不开身,情况非常不妙。除了他们,目前赶到的机动特遣队还没一个能扛着火焰喷射器跟高速移动的活沙正面硬抗的。活沙破坏了基地大部分防御措施,包括针对它的高温和火焰,表现出远超预计的智能。

已经有惨痛的案例证明了穿着防火服去用火焰对付活沙的不可行,活沙会破坏,甚至侵入防火服,有几个被活沙吃空的,还有几个被队友烧伤再被活沙吃空的。

他们需要一群配合默契的纵火狂。

Wells调换了几个摄像头,目前应急指挥部做出了最合理的方案,虽然这无法避免地有些残忍——保留大部队等待Epsilon9,派出一支移动速度快的小分队以游击的方式把“活沙”的移动范围固定在可控区域之内,或者说拿一个理论上追不上的活饵吊着活沙跑。

Lisa握着大概会是她这辈子最后一次摸到的方向盘,在被活沙清过一遍的荒地上兜圈子。她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她不知好歹的哥哥还在冲她嚷嚷,专心对付活沙不好吗?

“把控制区推进500米就回去一趟,我的冷冻枪该充能了!”Len一边用冷冻枪给追在他们屁股后面的沙群制造点障碍一边冲Lisa咆哮。

“闭嘴吧,车上有的是移动能源。你他妈居然想把我赶下去,没我把Wally换下去你们三半小时前就被吃干净了好吗?”

“有Wally在车上我俩就能先把他踹出去让活沙吃一会儿拖延时间了,我开车Mick开火,你以为这速度我逃不开吗?”

“那这样呢?”

Lisa开车越过了一道壕沟,没让活沙减速多少,但至少多拉开了一点距离。

“3号车队接替,3号车队……”Lisa看了看油表冲步话机嚷嚷,她刚跟Len嚷得太大声,耳朵现在还有点发麻。

没一会以“白金丝雀”Sara为首的3号车队就接了过来,不幸的是,Leon和Mick已经停火。Sara车上的Ronnie和Jackson也在玩命扔小火球过去,但活沙就是不肯换辆车追。

操,他们把这玩意惹得记仇了。

当那团金色的流沙玩弄猎物一样慢慢绕着他们兜圈子时,屏幕那边的Wells停止了录像。

他不想因任何原因再看接下来的视频第二遍,不管是分析活沙行为模式还是别的什么。

Cisco和Caitlin在房间的角落里抽泣,不管他们创造了多少发明,他们现在都无能为力。

和他们绑定的这个机动特遣队的确不是什么好人,骗子、小偷、抢劫犯、纵火狂、谋杀者……大部分还身兼数职,但他们不是太坏的坏人,偶尔还是好人。

而且Lisa还是Cisco的恋人,挺不可思议的,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Lisa是一把匕首,美丽而危险的那种,她割裂了Cisco的人生。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跟Lisa相爱算是Cisco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事了,他都数不清Lisa带着他发过多少疯。

Cisco把手背塞进嘴里,他不想哭,他不想哭着送别Lisa。他知道自己本来就不好看,哭起来更丑。

他呜咽着被Caitlin搂进怀里,Caitlin的恋人Ronnie在3号车上。

“滚出去!别在这烦我!”Wells烦得不行,粗暴地动手把他俩推了出去反锁了门。

他害怕,无助,他跟那两个实验员一样,除了他还在对自己生气,这本应在他的预计中。

    Wells抓起电话,他要打给Barry,让他过来,看看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电话没人接,他又拨了一遍,但拨到一半就失控地把手机砸到了墙上。

监控那边,Len已经用冰封住了车门和其他一切缝隙。他们熄火几分钟了,活沙只是慢慢地围过来,不时敲几下车窗戏弄他们。

等死的时间格外漫长。

“有什么想说的吗?”Len从后面爬到副驾驶的位置,握住了Lisa的手,不过腔调是一点没变的烦人,“比如‘后悔没把摆弄摩托的时间用在家庭活动上’这种?”

Mick在后面笑了一声,但他沙哑的声音听起来更像一声咳嗦。

“滚蛋。”

Len把Lisa扯到怀里,吻了吻她的头发,这总能让他的小妹妹安心,从小就是。

Lisa把左手从他俩之间抽出来,手里拿着Len的钱包,“这算我成功了吗?死前终于偷到盗窃癖的钱包了?”

Lisa因为Len会更往常一样说几句嘲讽的双关,但除了温柔的轻笑什么都没有。

Len从反光镜中看见Lisa松手扔了他的钱包,把手伸向Mick,“别害羞,Mick,她就是想象征性地抱抱你。”

“我没害羞。”Mick粗声粗气地,不管说什么都像在生气,但还是把手塞进Lisa手里,“我刚才就应该留点能量把自己烧死,比现在好多了。”

Len给Mick使了个颜色,Mick立刻把Lisa拖到了后排。

Lisa刚想问怎么回事,就回头看见空调口的冰被打碎了,流出细细的沙子。

“闭上眼,小怪胎。”

说完,Lon脱下上衣捂到了空风口,他的手上立刻缠上几缕细沙。那些砂砾覆在他手上,他的皮肤一点点脱落,渗出血液,血很快就多得流了下来。

这一点都不疼,他这辈子被揍过太多次,这不算什么,他能撑下来。

咬咬牙忍过去,Leo,别叫出来,没人能救你。

Len回过头,“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我不用到死了在为你们俩发愁,我死了你俩也就两钟的事。”

他的笑容有点扭曲,操蛋的活沙就不能多分泌点麻痹毒素吗,他右手像放在火种一样。

Mick说不定会喜欢被火烧一样的感觉,要不换他来堵会儿?

Len彻底放弃了逃生,也不想在死前回忆自己的一生,就这么在这胡思乱想,听着后排Lisa的哭声。

他还有点同情Mick,Mick正在把奋力挣扎的Lisa按在车坐上不让她扑过来,已经被他的疯妹妹打了好几拳了。

Lisa的哭喊在他脑海中回响,放大,比右手更疼。

他闭上眼睛,不再看窗外的一片黄沙和后视镜中Lisa的眼泪,他就喜欢Mick这点,什么时候都不会拿眼泪烦他。

操,Mick也哭了。

他想掏手机把米克这个红眼眶拍下来,但他突然发现他好像举不起手了,可惜。

意识渐渐模糊,Len这才明白麻痹毒素的意思……他动不了了,大脑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只能看着活沙从他垂下的手边划过,涌向Lisa和Mick。

他也就只能保护他们到这里了,虽然还在后排上打架的两个不这么觉得。

现在看他俩在后面叫喊挣扎Len觉得自己挺走运的,不用看着他俩死在他眼前。

突然,他手上的活沙发疯一样加快了进食的速度,一瞬间疼得他都摆脱了麻痹毒素的控制被电击一样痉挛。

但几秒之后,活沙一下子散到地上,死了一样停止了运动。

Lisa也终于踹了Mick的蛋趁机蹿到了前排,他的身体很快就开始回归他的控制,大概是Lisa揪着肩膀摇晃的动作正在用危机感刺激着他大脑的原因。

“发生了什么?”

“你没死?天啊!”Lisa一把抱住Len,“我以为你死了,看你闭眼……”

Len挣不开Lisa,只能扭着脖子回头看了眼Mick,还好,死不了。

他没来得及拦住Lisa,她就抓起一把活沙放在手里研究,“它们不动了了,死了?”

他们向窗外看去,刚才还攀在挡风玻璃上的活沙滑到了车盖上,所以活沙都停止了运功,像普通的沙子一样堆在车的周围。

“噗……”

好像是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落进细沙中的轻响。

Lisa一脚踹碎封住车门的冰,扶着Len出了车门,“别躺着了,Mick,趁它们死在这赶紧上Sara的车去!”

“我想杀了你!”

Mick动作尴尬地走下去,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心想揍死Lisa。但现在Len又死不了了,他大概是连Lisa一根头发都扯不下来了。

Sara的车离他们只有不到三十米,走到一半,Len眼尖地发现沙堆里似乎有个人。

他挣开丽莎的搀扶,过去踹了一脚,放心,他手脚发软没多大力气。

好像还活着?

等他扒开沙子才看清这是Barry的“闪电侠”制服,Cisco做的。

Barry感觉有人碰他,他不知道自己伤得多重,在他捏碎那个多面体的时候他就失去知觉了。

他停下来的一瞬间,露在面具外面的下半张脸立刻像被扒了皮一样疼,这群虫子比他想得还恶毒。

他想尖叫,他太疼了,但他的嘴才张开了一点活沙就渗进了他的口腔。这最后的疯狂只持续了几秒,但也足够让Barry疼得想杀了自己了。

因为麻痹毒素的原因,他脸朝下倒在沙里,伤口直直磨到砂砾中。

他还活着吗?

那一瞬间的疼痛超过了阀值,疼得他大脑都在抽搐、尖叫……

Len看他动了下身体就把他扶起来,在看见Barry那张脸时吓了一跳,差点把他扔出去。

Barry露在面罩外面的部分和他的右手一样被活沙啃食得血肉模糊,血淋淋的一片,他几乎分不出Barry的嘴在哪。

“你还活着吗?”

Barry没有出声,在Len的怀里一动不动,刚才的抽动好只是错觉。

“他还活着。”Barry的通讯器里传来Dr.Wells的声音,“Snart先生,能听见吗?听见的话向你背后的监控器打个招呼。好的,Snart,就是你想的那样,Barry救了你们,他救了所有人。这小子很走运,他死不了,不到24小时他就能恢复了,现在,你要脱下他的制服,他口袋里有一只为他超快代谢特制的麻醉针,给他打进去。”

Len没多废话从Barry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支注射器,没工夫找这鬼制服的拉锁到底在哪了,他直接拿小刀割开了制服的胳膊把麻醉剂打了进去。

Barry再疼痛中痉挛的肌肉没一会就松弛了下来,可能是彻底失去了意识。这对这孩子来说是件好事,那些沾着层砂石的伤口Len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不要发呆,Snart,现在把他弄上白金丝雀的车,最快速度送他到医疗队,全麻,静脉麻醉,其间注意支气管痉挛。让他躺在后排,最好拿你腿枕着点,保持他头部高于心脏。我知道车上位置不够,把没必要的人都赶下去!对!包括你的俩跟班!”

Len想抱着Barry站起来,但他血液里还掺着毒素,踉跄了一下差点把Barry又摔回地上。

“Mick!过来搭把手。”

这次,在Len的叮嘱下,Mick放弃了上次扛生猪的动作,被迫“温柔”地把这小子坐到他臂弯里,头靠在他肩上,抱小孩一样——一个一脸脏血浑身砂砾的小孩。

“我碰上的果然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对吗?Barry。”

Len走在Mick背后,没人听见他的低语。

 

PS:

并没从戒毒成功……仍然沉溺在屁股里……

评论(4)

热度(44)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