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守望先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1 (死神X天使)

CP:死神/天使

日常甜饼

婚姻不一定是爱情的坟墓,还可能是高冷酷炫的终点。

第一章、世界上最走运的人,莱耶斯

    他们都说莱耶斯是世界上最走运的人,事业、金钱、实力,这些都是可以估量的幸福。但一位温柔美丽的妻子就不同了,这是命运能给一个人的最好的东西 ,尤其是这位妻子的名字还是安杰拉·齐格勒。

    “他应该谢谢守望先锋的。”温斯顿在他们的婚礼上这么念叨着,他和莱因哈特说了好几遍,但那个死脑筋就是拒绝把这句以证婚人的身份说出来。

    他还能怎么样?把这句话不厌其烦地和每一个来出席婚礼的人都来说一遍呗。

    现在回想起他们的婚礼,安杰拉还是能为温斯顿难得的孩子气笑出来。他就这么按个去唠叨一遍,指着莱耶斯的鼻子叫他“阴险歹毒的混蛋”,然后被莱耶斯塞了一嘴的花生酱。

    “莱耶斯,我回来了。”想着婚礼时可爱的混乱,安杰拉微笑着按下了门铃。

    她身后是以端着火箭发射器的架势端着一瓶红酒的法拉,再次加入守望先锋到结婚的这段时间她一直和法拉合租。

    军队生涯给了法拉强迫症一样的生活习惯,这姑娘的守望先锋迷妹滤镜还让她能为前守望先锋成员安杰拉任劳任怨地收拾屋子。

    “你确定和他生活在一起没问题?”

    “别担心,法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安杰拉的笑容是那么的治愈人心,不管认识多久,任何人对这微笑都毫无抵抗力。所以法拉迷迷糊糊地放下心来,安杰拉没给出任何理由,但她就是吃了迷药一样再一次突然相信了死神会是个好丈夫。

    安杰拉和死神结婚后这还是头一次邀请别人到他们家去,死神在他们搬进新居的头一天就站在守望先锋的大厅里郑重声明“虽然这是我和安杰拉共同的家,但我单方面不欢迎任何访客”。

     守望先锋所有关心着安杰拉并怀疑着死神的人这次派出了法拉,去死神家溜达一圈,吃顿饭,不满意就把安杰拉拽回来。

   “告诉安杰拉,守望先锋大厅有的是空宿舍。她要是想回来的话,这就把狂鼠踹到路霸那屋去,把狂鼠那屋和空房间打通给安杰拉来个两室一厅!”温斯顿指了指莱因哈特的锤子,恨不得这就把狂鼠和他的爆炸物一起清出去祸害路霸。

    所有这些,莱耶斯都知道,和温斯顿共事了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那家伙多烦人了。法老之鹰是为什么飞到他家的,他再清楚不过。

    所以他赶在门铃响过两声之前一个暗影步闪到客厅给他可爱的妻子开门,顺便压低嗓音死盯着法拉悄声嘟囔了一句“死神来了”。

    可怜的法拉下意识举起红酒对着莱耶斯怼了过去,然后冷笑着在心里给死神的没品玩笑记了一笔。

    莱耶斯搂过安杰拉亲了一口,亲完顺手给安杰拉塞了口吃的。

    “怎么样?”说话时莱耶斯挑衅地看了哈里法一眼,“杏仁口味软奶酪饼干,安杰拉最喜欢的甜点。”

    这时法拉就不得不佩服温斯顿的老谋深算了,她临走前温斯顿特意给她做了补习,让她能全方位碾压“心肝肺都坏得黑透了的老王八蛋”。

    “她不喜欢硬质……”

    “所以我用的是新鲜奶酪。”

    莱耶斯就是有这种把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得能惹恼每一个人的本事,麦克雷也有这本事,两人一脉相承的不仅是杀伤力还有惹人烦。

    “我先去厨房了,锅里还炖着汤。”莱耶斯说完就转身走了,“我泡了苹果茶,搭饼干正好。”

    瑞士人爱吃甜食的天性让莱耶斯此刻的背影在安杰拉眼里无比高大,比他在黑烟里转着圈喊“死吧!死吧!死吧!”时还高大。

    而且这天性还让安杰拉抛下一脸震惊的法拉跑到桌边开始消灭甜点,法拉就像被恶犬堵在家门口的幼儿园小孩抱着书包一样,颤抖着抱着那瓶红酒。

    这都什么鬼?这饼干是买的对吧?死神是去厨房下毒的对吧?他和黑百合狼狈为奸,今天就要把她毒死在这对吧?

    死神是不可能会做饭的,虽然没人比法拉更知道安杰拉糟心的生活习惯了,但她宁愿相信这对夫妻是靠着外卖过日子的也不愿相信是死神在家做饭的。

    说到安杰拉的生活习惯……

    她但只是长了一张贤惠的脸而已,医护工作者中爱干净的一般是“护”,而不是“医”。再加上安杰拉是个战地医生,她对生活环境的要求和狂鼠差不多……

    不过狂鼠可受不了一天三顿地搭着奶酪啃面包,顶多晚上来几口酒。

    别以为安杰拉不喝酒,她老家的葡萄酒节可是能从十一月一直浪到来年二月啊。葡萄酒、威士忌、雪茄,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能安慰一个失去双亲的少女?

    但死神会做饭?

    法拉为自己打了打气,绕过沉溺在饼干的奶香中无法自拔的安吉拉顺着饭菜的香味溜到了厨房。

    厨房的门紧闭着,肯定有鬼,谁家会把厨房门关起来做饭。

    法拉探头又看了一眼已经舒服地抱着饼干躺倒在沙发上看杂志的安杰拉,时机正好,以她的经验来看安杰拉一时半会是不会站起来了,于是她立刻掏出临走时麦克雷塞给他的小东西捅进了厨房的锁眼里。

    吃喝嫖赌样样都会的牛仔会点溜门撬锁的小技巧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反正比死神会做饭好相信多了。

    “大概两根铁丝就行吧,他再变态也不会把所有门都搞上指纹锁什么的。”

    法拉撬开门锁,装作不经意地推开了门。

    莱耶斯,死神,神秘、暴力、凶残、黑暗……说他什么都好,但这些词和穿着黑围裙站在厨房里握着长柄汤匙在搪瓷锅里搅和的男人无关,和这锅纯洁的土豆浓汤无关,和已经装好盘、点缀着新鲜柠檬片和香芹叶的烤海虹无关。

    法拉的脑海里甚至已经出现了死神握着两把长汤匙在黑雾里转圈的恐怖场面,这太可怕了,她甚至没有勇气踏入这厨房,只能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死神绝对知道她撬锁了,知道她在背后,现在肯定在冲着锅偷笑。

    “温斯顿啊,对不起,我真的没法举起手机……”法拉在心里默默跟温斯顿道歉,僵硬地坐到了安其拉的身边。

    “要尝尝吗?”

    安杰拉等了一会没等到回答就抬手把饼干直接塞进了法拉嘴里。

    清淡的奶香烧灼着法拉的咽喉,她好像正坐在黑百合的剧毒诡雷上一样。大概比剧毒诡雷还毒,毒得她眼中的整个世界都不再真实。

    接下来什么事都不重要了,她呆若木鸡地在莱耶斯的死亡视线中吃完了晚餐,逃命一样地蹿了出去。

    再呆下去她都想劝安杰拉别老在沙发上躺着,去帮莱耶斯干点活了!

   去他妈的莱耶斯啊,温斯顿说得对,这家伙一定会催眠术!要不她怎么会可怜莱耶斯……

    她应该叫这家伙死神才对!叫什么莱耶斯! 

    死神是没有名字的,死神是不会做饭的,死神是不会被支使到拖地时还得握着拖把给和沙发融为一体的天使递盘水果过去的程度的!

    

 

 

 

例行话唠

好累,唠不出来 ……

想吃粮,求求你们觉得这CP萌留产一点,哪怕是脑洞都好TAT

哪怕是点梗我写……

听见他们在一起额名字都会很满足……没救了……

评论(25)

热度(87)

  1. Mercykill屯粮供暖基地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