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守望先锋】死神并不觉得这很好玩 1 (死神/天使)

主CP:死神/天使

副CP:(后续出现)

            卢西奥/DVa、黑寡妇/猎空……

魔法AU

甜饼不虐,丧尸莱耶斯的艰难求生和其饲主魔女安杰拉的丧尸饲养记录

第一章:地狱归来

 

    加布里尔曾以为睁开眼就看见“英勇骑士莫里森”的海报就已经是地狱底层了,虽然自莫里森在守望先锋大放光彩之后这已经是日常摧残,他早已习以为常。

    但现在,他们的巫婆医疗官安杰拉站在他床边,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光看着他,声音轻柔到恶心地问他,“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他觉得他终于躺到了地狱的地狱里……

    他受伤了,在跟莫里森的决斗,不,厮杀中被炸飞了,所以他现在应该是被安杰拉救回来了。躺在病床上跟安杰拉嚷嚷可不是个好主意,他得冷静下来,把骂街的冲动憋回去。

    几秒之后,安杰拉的眼神甚至多了几分怜悯,坐在他身边,拉起他的手,马上要哭出来一样。

    “没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样也好……你先休息……不,你想吃点什么吗?你好几天没吃饭了,应该很饿了。”

    加布里尔只是跟着安杰拉的话感觉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在他刚意识到自己还真有点饿了的一瞬间,一股疯狂的饥渴席卷了他的神经。

    他的感官从未加载过如此濒临绝境的知觉,除了饥饿和渴望他什么都感觉不到。视觉被加强,可他想看的却只剩猎物,嗅觉被放大,可他只能闻见血肉的腥香……他能勉强意识到坐在他身边的是和他共事多年的安杰拉,他能感受到隔壁那些移动的肉块,但已经无法分清那些东西是温斯顿还是猎空。

    他最后的理智只够冲安杰拉吼叫着质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醒来后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他们守望先锋的医疗官除了会救人还很会揍人,他扯过安杰拉那只手想咬下去时立刻被那老巫婆一把拖下床,顺手还扔了个小魔法球炸到他身上。

    “温斯顿!猎空!快过来!莱耶斯没救了!”

    “时空倒流也不行?”

    晕迷前,加布里尔听见的最后一句话是那只大猩猩的,“早告你救不回来了,你还非得烧钱救。算了……找个僻静地方烧干净扔了吧,别留着祸害人。”

    不!

    加布里尔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治疗一下!

 

    再次醒来时,加布里尔发现自己被手腕粗的铁链结结实实地绑在柱子上,安杰拉、温斯顿、猎空站在他身边惋惜地摇着头。

    “咱们怎么给他办葬礼?他算死在那天的爆炸还是咱们一会挑个好时候把他烧了?咱们能挑的话就赶紧烧了吧,我喜欢阿刻忒的祭祀仪式,十二位时刻女神我最爱她了,现在烧还来得及。”

    “阿刻忒?掌管餐饮时间的那位?那就现在吧。”

    说完那猩猩就拿起了法杖,连装模作样都没有,开开心心地作势要烧死他的老对头莱耶斯。

    “我还没死,快他妈放了我!”看见那两个王八蛋都往后退了一步,加布里尔转向安杰拉,但愿这老巫婆能再救他一命,“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安杰拉,你为什么要把我救活了再烧死?我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我,杀了你们的大英雄莫里森?”

    “嗯?莫里森没死啊,死的是你啊。”猎空突然蹦出来一句。

    “什么?”

    “对啊,死的是你,莫里森上个月就拄着拐回家了。”

    “我没死!”

    加布里尔话一出口就觉得事情诡异了起来,那三个人都神情复杂地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安杰拉才走近了他。

    安杰拉走过来时,温斯顿还拦了一下她,看得加布里尔非常不爽。

    “加比……”

    “别叫我加比!快他妈告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一开始你实在是死得太透了,骑士团那边就把你埋了……”加布里尔瞪大了眼睛死盯着安杰拉,但安杰拉不为所动,继续说了下去,“反正等我和温斯顿赶到的时候我们你已经下葬两天了,但我觉得你还有抢救的余地……”

    “不……我没有……”大概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加布里尔喃喃自语地说,“跟我保证我没跟岛田家那个一样胯下有根可伸缩的金属管。”

    “他没有,他那没受伤,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

    “你快跟我保证!要不你现在烧不死我我这就掐死你!”

    “我保证!闭嘴吧,别跟个婴儿一样就知道哭!”安杰拉仅有的耐心消耗殆尽,抢过温斯顿的巨型法杖狠狠给了加布里尔一下子,反正他现在也打不坏了,“我们把你挖出来之后在猎空时间魔法的帮助下我们修复了你的身体,但也只有身体而已……我召唤了你的灵魂,我知道这很厉害,我马上就要名垂青史了,但我的研究告诉我这会带来一点后遗症……”

    “说吧,我受得了……”

    “你现在不会感觉到疼痛,从我们制服你所用的力气来看你的体能远超人类范围。除了你现在有点‘食人癖’之外一切都好,而重点是我们不可能允许你吃人的……”安杰拉说话时端起了身后桌子上的餐盘,“如果你可以接受动物肉的话我们就放你出来,接受不了的我我们只能继续想办法了……”

    在那块还在滴血的肉块出现的一瞬间,加布里尔的耳中就只剩他自己血液冲上鼓膜的噪音,他的视线里除了那块肉以外什么都没有……好吧,还有安杰拉、猎空、温斯顿这三块肉。

    “他这是有救还是没救?”温斯顿推了推眼镜问。

    安杰拉走过去把肉放到加布里尔嘴边,立刻就收获了一脸咀嚼中溅出来的肉沫,她脸都没顾上抹就欣喜地回头冲另外两个喊,“看啊!加比喜欢猪肉!”

    温斯顿和猎空对这吃相接受不良地走了,正如之前所说,现在是阿刻忒女神所掌管的时刻,他们也该吃饭去啦。

    在生啃了两条猪腿之后,他眼中的血红终于褪去了。

    清醒之后,他看见的就是坐在他对面摆弄两根腿骨的安杰拉,她身上的白袍沾着肉渣和血浆,终于像个魔女的样子了。

    魔女有很多种,一百个魔女能搞出一百零一种疯法,所以没什么人愿意跟魔女打交道。除了他们守望先锋的魔女医疗官,温柔善良的安杰拉·齐格勒。加布里尔甚至在报纸上看见过有人说安杰拉是“真的天使”,开玩笑,那姑娘是个不折不扣的魔女好吗?会徒手扯出羊羔心脏祭献尼福尔海姆之主的凶残魔女好不好?

    “我怎么了?”

    “你失控了,后遗症,以后只要别让你饿到肚子就能完全避免,理论上是这样的。”

    “所以你把一位战功显赫的骑士变成了一只粗鲁的,被食欲控制的野兽?”

    “然后那位骑士不仅获得了生命,还获得了他练一辈子也练不出来的体能。”安杰拉知道莱耶斯要干什么,她可不会因她所做的事感到愧疚,然后被这老狐狸趁虚而入。

    说完之后,安杰拉动作利索地给加布里尔的双手拷在了一起,快到加布里尔都没来得及挣扎,虽说挣扎也没什么用就是了。

   “现在我把你放出来,答应我,饿了就说话,我会给你肉吃。不许到处乱跑,跑丢了我就把手铐的钥匙扔了,你就带着手铐过一辈子吧。”

    啧啧,这就是传言中温柔善良的齐格勒医生对待病人的态度。

    屈服于现状,加布里尔只能点头同意。但一味退让可不是他的作风,他刚被放下来就抱住了安杰拉,嘴角生肉的血沫和残渣蹭在安杰拉的衣服和金发上。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我在我昏迷的时候你对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吧?”

    加布里尔在她耳边说,吐息间少了活人的温度,像是战场上冰冷的腥风拂过她的皮肤。

    安杰拉从未想过那时躺在病床上的加布里尔的“躯体”还残有那么一点的意识,她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对着这具躯体做了无数实验,为他召唤了数不清的魔神。

    也对他说出了那句她总以为不到时候,过一阵再说就好的话——

    “加比,我喜欢你。”

注:阿刻忒:希腊神话十二时刻女神之一,掌管餐饮时间。

       尼福尔海姆:北欧神话雾之国,死人之国。

本文对魔法的设定更接近现代魔法Wicca这种,和守望先锋一样,是各种魔法共存的世界。

虽然他们都喊着各位神明的名字,但所有神都跟面神一样不可感知。

PS:

世界需要更多的Mercykill,Mercykill是世界上最美味的CP(之一)

如果有天使不幸遇见一只顶着“用户名拒绝被显示”的ID的死神的话请随意放生,不怪你,怪我浪。

如果有死神遇见一只顶着“用户名拒绝被显示”的ID的天使的话,请换个大锤,谢谢。

评论(12)

热度(30)

  1. Mercykill屯粮供暖基地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