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深林鹿鸣 第二章 冷闪Coldflash 守林员冷/小鹿闪 甜饼

第二章

就算已经当了几个月不称职的守林员,莱还是习惯晚起晚睡,但巴里,就是巴塞洛缪,难听的叫声雷打不动地在这两周里每天早晨五点就把他叫起来。

他在“啊啊啊”的悲嚎中起床,虽然外面是冰天雪地,但屋里还是很暖和的,他衣服都懒得穿好,只穿睡裤站在厨房做热水给鹿崽子冲奶粉。冲完还得放温了再给他喝,这十几分钟里莱带着被磨到只剩一丝的愤恨迷迷糊糊地坐在沙发上,喂完巴里他还能回去再睡一会。但他如果他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倒是有过几次,巴里会体贴地站在沙发前等几分钟,然后他永远吃不饱一样的胃口开始抗议,饥饿打败一只鹿为数不多的礼仪,他会把蹄子戳到莱身上,甚至把肚子贴到莱耳边让震天响的肠鸣代替叫声吵醒莱。

所以莱就这么坐着,茫然地抱住眼巴巴看着奶锅的巴里防止他冲过去把自己烫死。

他抢劫、盗窃、杀人、诈骗,但他还是忍不住疑惑他这是造了什么孽。曾经的国际大盗寒冷队长还没摆脱睡意,眼神放空地呆在那,怀里的鹿崽子倒是很开心地舔着他赤裸的上身,大概是偶蹄目对盐分和矿物质的狂热,莱晚上睡觉时的汗水在他看来也算是美味了,寒冷队长棱角分明惹人垂涎的肌肉现在大概和一块热乎乎的矿盐没什么区别。

对动物习性没什么常识的莱,从把小鹿抱回来的那一天就没正经八百地给过他一口盐吃,把他当成猫狗一样一点咸味都没有地喂着。

等到奶凉一点了,莱也清醒了不少,把小鹿夹在胳膊下带到喂奶的那块垫子上,他可不想天天刷地毯。

养了巴里两个礼拜,莱已经深深折服于这种动物奇葩的智商了,他能忘乎所以地吮吸奶瓶,吸到了莱一不小心把奶瓶角度放得太高就能把自己活活呛死的程度。在表现出超乎寻常的低智商的同时,他又会熟练地用蹄子踩遥控器把频道调到贾斯丁比伯演唱会上,还能灵敏识别出莱最喜欢的毯子、最喜欢的靠背垫、最喜欢的毛巾,然后用嘴把这些东西盖到自己身上。

一瓶,两瓶,三瓶……

莱用力把第四支空奶瓶的奶嘴从巴里嘴里拔出来,“早上的量就这些了,四个小时后再说。”

巴里不满地立起身子企图叼回他的奶瓶,不幸体型差距太大,被莱一指头戳得后翻倒在毛茸茸的地摊上。

“如果你长成世界上最胖的鹿我可一点都不吃惊,没有的话,你就得感谢我对你的饮食控制。”

莱转身又进了厨房,留巴里一个人在地摊上打滚,他可不像某只无所事事的蠢鹿,他得洗奶瓶,消毒,把剩下的奶放进冰箱,然后看表,四个小时后再喂巴里一次,然后再四个小时,四个小时……

除了八小时睡眠外每天四次,要是巴里白天没睡或者晚上做噩梦了的话那半夜那顿奶也少不了。

巴里总在做噩梦,开始莱很怀疑鹿会不会做梦,但当他的枕巾被眼里打湿,睁眼看见在睡梦中流泪的小鹿,他只能起床去冲牛奶,至少让这小子能得到食物的安慰。

莱回到卧室时,巴里已经窝进了床的最里面,蹄子搭在莱的枕头上,又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他不能这样,莱这两天看了点探索频道什么的,巴里现在应该是每天在森林里乱跑玩耍,而不是缩成一团忧郁地啃蹄子。

他从来没有不让巴里出门过,恰恰相反,他每天进山巡逻都会带上巴里,而巴里也听话地跟在他身边。回家进门前夜乖乖蹭干净蹄子和腿,小心不弄脏地毯。但他也从未表现过对室外活动的热情,或者说除了吃之外巴里干什么都点提不上精神。

莱想了想,可能还得加上往他被捡到的地方溜。不知道他是想回去找他原来的家庭还是想干别的什么的,直到莱带他去了一次,那里连曾经的扑兽夹都不见了。自此之后,巴里连往那边跑的冲动都没有了。

巴里看莱站在床边看他,以为是他碍着莱睡回笼觉了,叼着莱的毯子跳下床趴到了电炉旁边,向后一甩把毯子甩到自己背上。

“告诉你多少遍别离电暖炉这么近了?你肚子上白毛全被烤黄了,这么着急当烤鹿仔吗?”

莱气急败坏地把小鹿拎回床上,今天他彻底没有睡回笼觉的心思了,所幸穿好衣服,打开电脑,看了看丽莎的ins和最近各大拍卖会的名录,前者是当哥哥的职业习惯,后者是当盗贼的职业习惯。同时他还得把腿伸在电暖炉和巴里中间隔着,以防这家伙再匍匐前进溜过去烤肚皮。

万幸自己腿长,哈特利的话就得躺地上挡着巴里了,莱这么想着,顺便也看了眼哈特利的动态。

Pokemon Go发行后,这小子已经告别犯罪生涯了,直至今日依然是小精灵刷屏。

莱看着电脑屏幕突然有了个主意,他立刻行动,看准巴里在屋子里乱跑的路线等靠近时斜过身子一把抱住这家伙,给巴里点开了一段介绍花鹿习性的视频。

但愿这小子能跟同类们学聪明点,虽然只是视频,但也聊胜于无了。

他抱着巴里一起盯着屏幕,完全没注意到屋外悉悉索索的声响。巨兽用积雪掩盖着自己的脚步声,一步步靠近了莱的小屋。

乔,森林中最大的一只驼鹿,近两米五的肩高让他成为这森林中最凶猛的野兽之一,万幸他一般来说还是个好脾气的家伙,毕竟他可不想吓到他去年肩高就超过两米了的小公主。

他一直在寻找着诺拉和巴里,但他只看见了血迹和拖拽的痕迹,加上大雪,他能做的仅仅是尽其所能地排查森林中其他的陷阱防止更多的伤亡。

他以为巴里和诺拉一起死了,直到艾瑞斯说在森林里看见巴里和新来的守林员在一起。

于是现在他就在守林员的屋前投下一片巨大的阴影,小山一样堵在门前,静默地等待着。

七点了,六点半之前还不起床开门扫雪的守林员都是生活没有自制力的懒鬼。

乔不满地用蹄子刨着足够淹死松鼠那么深的积雪,爱瑞斯被勒令躲在不远处的森林里不许跟着他去和守林员当面对质。爱瑞斯对守林员评价不错,她说巴里被那个人养得“大老远就能闻见一身奶味”,但他可不会因这一点点就放松警惕的。不过介于这一点点加分项,乔决定在门口等着,而不是挥起跟那家伙脑袋差不多大的蹄子拆了这道门。

直到驼鹿敏锐的听觉听见屋里传来花鹿发情时的叫声,然后是……

等会?这家伙在给巴里看什么!?


PS:对,冷队给闪闪放的就是鹿发情期的视频,动物世界什么的在动物眼里看大概挺黄的吧……

评论(27)

热度(77)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