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深林鹿鸣 第三章 Coldflash 冷闪 甜饼

第三章


咆哮、撞击,击穿门板的蹄子,莱的小屋在野兽的摧残下吱吱作响。

莱以一名暴力犯罪分子的职业素养从沙发上窜了起来,一改平日不紧不慢的样子,眨眼功夫就到了卧室,跑去拿封存已久的冷冻枪,不管什么玩意都为他的门陪葬去吧!

但在他摸到枪之前,在最开始就被他扒拉到身后的小鹿兴冲冲地颠了过去,亲昵地蹭了蹭那只蹄子。莱都来不及拦住他拱开门闩开门迎接门外的巨怪……

在门闩滑落的瞬间,莱脑海中飞过无数可能,那只蹄子看起来怎么也不想食肉动物,大概也是鹿?或者羊?但这两种动物都不像能长到这么大的样子。

他都来不及想点什么,后悔没能成功把巴里养大,那家伙就作死地开了门,一头扎进了巨怪的怀里。

不,准确地说,开门他只看见了那巨怪的腿,巴里欢快地围着巨怪的腿团团转。

“巴仔!”

啊,巨怪低下头舔巴里时,莱终于看见了巨怪的样子——一只大得吓人的驼鹿,舌头就有巴里脸那么大,舔得巴里站不稳。

巨怪所幸毫不客气地趴到莱门前,让巴里靠在他暖和的腹部别被雪冻着。

事实上他已经毁了巴里现在居住的小屋里所有的温暖,他蹄子击破木门时,电暖炉和壁炉所带来的温暖就被寒风灌得一丝不剩了。

莱的门已经毁了,而他还赤裸着上身,同时那只巨怪好像和巴里认识不会伤害他,为了他的生命安全,在做点什么之前,他得回屋穿好衣服。

他喜欢寒冷,但不喜欢被冻死。

再回来时,他的小鹿像瘫在他沙发上一样瘫在那只驼鹿的肚子上,那片一看就又脏又硬的鹿毛上。很好,小子,以后沙发没你份了,趴在沙发边啃拖鞋吧。

他不慌不忙地走到驼鹿面前,像之前无数次他大摇大摆走进警察局时一样,镇定、谨慎。

“乔,不用担心,他对我还可以,除了腿脚有点慢外还算个不错的人类。”

“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乔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巴里中了什么邪非要留在人类身边,而且还是在诺拉出了事之后,“但你要答应我,如果他有一丝一毫的……”

莱走到他们面前时没意识到自己打断了一次关乎小鹿去留的谈话,他往那一戳,手插在口袋里,神情傲慢地盯着巴里,没分给驼鹿一点注意力。

尽管趴着,乔惊悚的体型仍能让他直视守林员的双眼,鼻息恶意地像一阵小型风暴一样喷了那人一脸。

莱不能杀了这家伙,当然不能,再手痒痒都不能,因为他现在是个守林员,因为巴里很喜欢他,因为他还犯不上跟一只动物置气。

“巴塞洛缪!”他能做的只是这样,带着命令的语气喊了一声巴里的全名,和他每次生气时喊“丽莎·斯纳特”或者“米克·罗伊”时一样。

但下一刻他的怒火,他气得发痒的牙根,都在驼鹿起身离开的一刻不再重要了。

巴里背对着他,跟在那只驼鹿的身后,蹄子在雪上戳出一行小小的印记离他越走越远了,虽然是不是还回头看他一眼,但这不能说明什么。

他好像已经看见了这行蹄印在晚些时候即将到来的大雪中越渐浅淡消失无踪的样子。

莱说不出话来,什么都不想做,好像他真的只想这么看着巴里跟着一个对他来说很陌生,还没什么好感的生物一起就此消失在森林里。

但他在寒风中站了几分钟后,巴里连滚带爬地回来了,感觉只是送那只驼鹿出去一样。

他能看出巴里的心情从未这么好过,在雪地里跑两步就忍不住打个滚,有时还会连着滚好几下,好像终于知道了新雪是多么的松软。

那天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去仓库拿了木板把门暂时补好,过两天再去弄个新门。

下午雪越下越大,他很早就带着巴里回家了。原因只是因为雪太大而已,绝对和这一路不停探出头围观巴里的小动物毫无关系,雪貂、浣熊……还有那头尾随了一路的驼鹿。

大概是因为回来得太早活动量不够,进了屋的巴里还闲不住地满屋子蹦跶。

莱忙着干活来不及理他,巴里一个人没意思,玩累了就站到椅子上,把脑袋耷拉在窗台上。

外面的雪大得整个世界都朦朦胧胧的,白得让人心神不安。乔想带它回去,但乔的女儿说现在森林里的母鹿都带着自己的孩子,而巴里还在喝奶的年纪,他们没法养活巴里。

巴里头一次想到莱不是必须要养他,乔说他长大一点就应该回森林,和鹿生活在一起,而不是守林员。

他的小脑袋糊里糊涂地琢磨着乔的话,却得不出任何结论,他甚至不明白莱为什么想养他。

也许春天他就该回去了?等他能不用再喝奶了?

身后莱走来走去的声音和窗外不断落下的雪花让他更加心神不宁,他还想为妈妈的事做点什么,想乔一样用蹄子刨翻扑兽夹,踩烂山下盗猎者的车子,可他还太小,什么都做不了……

他叹了口气,窗上随之泛起一阵雾气。

雾气褪去后……

“嗨!你怎么来啦?”

西斯科,巴里新交的小伙伴奇迹一样出现在床前。

为了保暖,莱装的是双层的玻璃,所以巴里完全听不清西斯科在说什么。西斯科是个很聪明的浣熊,他会用造出各种小工具捉鱼吃,还很会找到人藏在森林里的各种东西,总之挺酷的。

莱听见巴里哐哐跺地的声音回过头来,发现本地知名害兽浣熊站在他的窗外跟巴里玩闹。

“绝对不行,我不会把浣熊放进自己家里的。”

莱的语气非常坚定,巴里咬着他衣角想把他拉到窗口给他开窗,但莱一动不动,冷漠地盯着窗外的浣熊。

西斯科耸了耸肩,转身跳下窗台消失不见。

尽管巴里失望地就地一瘫,哼哼唧唧直闹唤,但莱不为所动,随手给他扔了块胡萝卜,象征性地安慰一下。

但西斯科不会让巴里失望,他把胡萝卜沫子嚼得满地都是的时候,因为烧壁炉留的通风口里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动静,像是有什么东西刷刷刷地滚下来了。

莱也听见了,心里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立刻抄起补门剩下的木板飞身蹿到壁炉旁边妄想堵上通风口。

但人类的速度在自然野性面前不值一提,他还没跑到通风口底下一团脏兮兮的毛球就掉在了他还散发着洗涤剂清香的米黄色地毯上。等他走近才发现,脏兮兮的已经不仅是那团毛球了,还有他的地毯,浣熊怀里干巴巴的果子碎了几个,在他的地毯上染了一片恶心的棕红色。

他想抓起浣熊开窗抡出去,但巴里叼起一个果子放到他伸出的手上,眨着眼睛看他。

“喂!你干嘛给他啊!我给你带的!”西斯科爬到小鹿背上在他耳边喊,“再说了,他是不会吃的。”

冷队接过果子揣进口袋了,看了眼那只不知死活的浣熊。

“你看吧,他不吃的。”

他不知道那只浣熊在吱吱叫些什么,但直接告诉他,如果这家伙真的想表达些什么的,大概是在说他坏话。

但他不会因此轻视巴里的果子,当然也不会因为这果子对这小子纵容到哪去,他只是能容忍这只浣熊短暂出现在他家而已。至于地毯,等浣熊走了他可以试试让这只鹿把洗干净的蹄子放到水盆里搓干净这块污渍。

“十分钟,十分钟不走就留下当地毯吧。”

西斯科根本没把莱的话当回时,跟巴里开开心心地在已经被弄脏的地毯上窝成一团聊起天来,边聊边把爪子够到莱放在桌上的咖啡杯里,用前爪沾红茶送进嘴里舔。

哇哦!还有小棉花糖!

总之在被莱拎着后颈甩进雪里之前,西斯科这十分钟干掉了不少“属于并只能属于”莱的小棉花糖,而莱在从被子里喝出碎树叶之前对此一无所知。

巴里过得也不错,直到晚上他窝到莱身边睡觉时。

莱只留床头一盏小夜灯打算睡了,但巴里大概是白天过得太精彩,睡意全无,在被子里开心地蹬着蹄子。乔、西斯科、爱瑞斯还有凯特琳,他觉得自己跟森林重新连在了一起……

“巴里,该睡了。”

“啊啊啊啊~”

“你需要我给你念点睡前故事才能睡吗?”莱的语气里多少有些嘲讽刻薄的意味。

巴里却来了兴致,翻身趴到莱的身上,轻轻拿蹄子踩了莱两下。

“好吧。”莱脸上露出了邪恶的坏笑,和他抢运钞车时没什么两样,“把鹿肉切粗块,放入一个大碗,加入丁香、月桂叶、切碎的百里香、一枚大蒜片,适量的鲜磨黑胡椒和盐。然后倒入整瓶红酒,盖上保鲜膜,放入冰箱腌一个晚上……”

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柔,刻意的温柔,低沉的嗓音透着不怀好意的愉悦。巴里气得发抖,狠狠把蹄子戳在莱坏笑的嘴角上却被莱手疾眼快一把攥住按在床上。

“认真听,小子,说不定哪天咱俩能试试这道红酒炖鹿肉。”

巴里气哼哼地睡着后,脑子了还是“鹿肉炖嫩以后,开大火收汁,令汁料下降到自己喜欢的浓稠度即可,然后根据个人口味放入盐与胡椒调味,根据个人口味放入盐与胡椒调味,根据个人口味……”

莱?莱的个人口味?

巴里在睡意地昏沉中想着,他连莱的个人口味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他好像挺喜欢小棉花糖的?还挺喜欢照片上的丽莎?喜欢他那支会闪出蓝光的金属管?

他有点冷,大概是刚才和莱嬉闹时踹开了被子的原因,但他好困,完全不想起来把被子叼到身上……

巴里钻进莱的怀里,很暖和,只是缺些软软的皮毛。

“晚安,莱。晚安,乔和爱瑞斯,西斯科和凯特琳……”

听见巴里细细的叫声,莱给他重新搭上毯子,没有把他推出怀里。




PS:

扔张西斯科上来,谢谢橙汁告诉我浣熊是一种多么贱萌的生物~



再来一张乔爹~


刚发现自己又写了冷闪见岳父……没救了……

冷队见乔大概是戳到我贫瘠的笑点了……


谢谢大家喜欢小鹿~随缘那边抽了……先在这边更好了……

评论(1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