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深林鹿鸣 第七章 Coldflash 冷闪 小捅一刀

第七章

   城市之外的四季鲜明得让人为之感动,短短两周,在雪水的滋养下草和树都再度准时变绿。当巴里兴奋地舔着刚长出的新绿时,莱才意识到这是他的第一个春天,他鼻子贴在小草上仔细地闻着,玩够了才一口咬下去。
    春天的所有,对巴里来说都是新的。这念头在莱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像着了魔一样,觉得自己对巴里来说不够好,又觉得巴里的一切都是他给的。
    莱看着窗外,他用围栏圈起来的小院里,巴里站在哈特利身边听那小子吹笛子,那只不怕死的浣熊也在。
    大部分人都以为“魔笛手”只是个绰号,事实上哈特利的音乐天赋和高智商一样惊人,当他喝多了之后握着圣徒和罪人酒吧的麦克风唱起歌,电台司令的歌,酒吧里的亡命徒会为他静上几秒。现在也是,无知的小动物忘了哈特利探路时是怎么拿登山杖敲到他们脑袋上一样,静静地听他用莱的吉他弹唱Creep。
    “……But I'm a creep, I'm a weirdo.What the hell am I doing here……”
    哈特利的歌声并不响亮,自言自语一样唱着,传到莱耳朵里的只剩被风声切割后的片段。当然莱也无心欣赏就是了,斯纳特家亘古不变的矛盾摆在他面前——无理取闹的斯纳特和理智的斯纳特。
    眼下无理取闹的斯纳特是丽莎,她马上就要像红眼斗牛一样杀过来了,一头穿着皮夹克、高筒靴的斗牛,借着接哈特利回去的机会。
    莱抬头看了眼唱完歌后嫌弃地用马丁靴踢浣熊的哈特利,那笨手笨脚的样子,浣熊没踢到不说,别把自己摔晕了。
    晕了……
    晕了?
    对不住了,哈特利,谁叫丽莎这么“关心”你的。
    想到这,莱立刻转身上到阁楼把哈特利的行李都打包好,细细检查一遍那小子有没有在他这“不小心”扔下什么监控器材。
    然后他和平时一样冷着脸走到哈特利身边,没等那小子拿拉丁语说出什么烦人话来就一巴掌抡晕了他。
    莱的动作干净利落,充分展现了他的职业素质,哈特利来不及闷哼一声就软在了地上,吓得刚还和跟哈特利打闹的西斯科头也不回蹿进森林,巴里愣了一下后在一边嗷嗷乱叫。
    巴里知道莱在干什么,他打晕了哈特利,虽然不知道确切的原因是什么,但他知道莱在伤害哈特利,强迫哈特利。
    “你在干什么啊!”
    巴里大叫着站到莱和哈特利中间,把刚嚼碎的草沫喷到莱衣服上以示抗议。他不自量力的样子逗得莱发现,鹿崽是长大了不少,但远远没到能跟寒冷队长抗衡的地步。莱一把抱起巴里,把他的鹿关在了屋里,他还有很多事要干,没空管巴里的那点小心思。莱临走前锁好门,别让林子里的野狼什么的咬了巴里。
    两分钟之后,魔笛手的行李扔在后排车座上,被捆好的魔笛手在后备箱里,莱克不想进镇子之后被盘问为什么后排座椅上有个被绑架的人。
    他得在丽莎过来之前把哈特利送回去,尽管哈特利还没捉到那个什么小精灵,他知道,但并不在意。
    所以他把哈特利捆在了米克客厅里,给米克留了张纸条,叫他把哈特利送上火车。
    临走时莱瞥见米克屋里新添了一袋狗粮,没太上心,他对无赖帮成员养了什么宠物一点兴趣都没有。但米克门口的购物袋……
    买了东西不及时整理可不是好习惯,为了给米克好好上一课,莱把米克的购物袋拎到了自己已经空了的车上,酒、鳄梨、苹果、羊排……还有今年第一批草莓,人工培养的总比天然的早一点上市。
    他不能否认当他看见购物袋里的草莓时完全没想起被他关在家里的巴里,也不能否认他对此没有一点愧疚。
    巴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呆在家里过,他至少应该安抚那小子一下再出门。
    但也只是应该罢了,寒冷队长没好心肠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解决了哈特利的事,莱却并没有安心下来,回程时车开得飞快,焦虑每一秒都在增加。
    万幸事实证明他的焦虑是多余的,巴里跟头死鹿一样伸直蹄子侧身倒在地毯上呼呼大睡。
    巴里的确生气了,最开始他徒劳地踹着门,企图追上莱的SUV,救下可怜的,在森林里总是受伤,一眼盯不住就会把自己搞死的哈特利,然后用自己的口水舔醒他。
    但他很快被初春的寒意侵袭,疲惫地蹭上了莱的长毛地毯,迷迷糊糊地躺了一会。直觉告诉他哈特利没事,莱不会真的伤到哈特利的,同时哈特利不属于这里,除了手机之外哈特利什么都不喜欢。
    他醒来时,莱已经回来了,正在厨房的水槽那洗东西,他第一时间敏锐地闻见了水果的清香。
    当然,哈特利一去不返,无影无踪。所以巴里跳到莱的身边,用蹄子“剁剁剁”敲着橱柜,让莱看他一眼。
    又是那种“别来烦我”的眼神,巴里可不怕这个,他勇敢地瞪了回去,咬住莱的衣角开始拉扯。哈特利的事不给他一个交代就没完,一定没完,莱不能那么对哈特利,不能那么对任何人!
    “你觉得我不能打晕那个烦人精把他送回他该在的地方?”莱终于开口了,不是他听懂了巴里的话,而是这小子的意图太好猜了,“他是你的小朋友吗?我以为你只喜欢和丑浣熊打交道。”
    莱所幸擦干手上的水,坐到地上,直视巴里的眼睛说,“别闹了,相信我,这次我做得一点错都没有。他现在不走,丽莎就会来折腾我,还有你,折腾得咱俩鸡犬不宁。等她来了,你宁愿自己叼着洋葱跳进锅里也不愿意被她折腾。”
    他把巴里抱到怀里,像抚摸丽莎的长发一样抚摸着巴里的皮毛,油亮细软的皮毛被他顺着生长的方向抚平,几簇翘起的毛发也慢慢服帖了。而巴里也在这安抚中平静下来,再次注意到水果的香气,香甜诱人的水果,就等他一口咬下啦!
    巴里想从莱怀里钻出来时,莱恰到好处地伸手把橱柜上那盆刚洗好的草莓拿了下来放到巴里跟前。巴里立刻就这还被他搂着的姿势伸长脖子,把脑袋埋进草莓里,只剩个屁股拱在莱怀里。
    莱知道这是巴里第一次吃到草莓,他竟发现自己有点骄傲于是他带来了草莓,将来还会为巴里带来很多新鲜的事物,陪巴里经历很多“第一次”。
    这也太恶心了,寒冷队长跟个老妈子一样假模假样地为新生命而喜悦,跟他手里一条人命都没有一样。别想多了,莱从不讨厌杀人越货,人各有命,他杀人,也会被人杀死,只是那一天还没到罢了。
    巴里没注意莱什么时候放开了他,天啊,这水果太好吃了,酸甜可口的汁水顺着舌头流进胃里,他整个身体都被染上春天的香甜。
    “好好吃你的草莓吧。”
    莱拍了拍巴里的背,巴里停了下来,他突然从食盆里抬起头,嘴边的毛被草莓染得一片粉红看起来滑稽可笑。
    绿色,春天,红色的浆果,草莓……
    诺拉是这么许诺给巴里的,他的妈妈给过他这个已经无法实现的诺言。
    巴里已经接受诺拉不会回来的这是事实了,但接受不代表遗忘,他无法形容现在的感受。大部分的他希望这一切都从未发生过,妈妈还活着,他也没见过莱,这想法让他不大的心脏快碎掉了一样疼。
    他想付出仅有的一切让妈妈回来,付出他和莱的时光,付出莱。
    同时又有一点点的他在为自己的想法愧疚,他居然想忘掉莱,抹除莱,这虽没有第无数次清晰地意识到他已和妈妈永别那么痛苦,但依然攥着巴里的心脏让他无法呼吸。
    如果他是人,他就可以告诉莱他是多么的思念诺拉,同时又多么对不起莱。不过说出来也不会让此时的境况好上半分,没什么能让此时的境况变好……
    但只要沾上寒冷队长,事情就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巴里当着他的面踢翻了食盆,他为这小子洗劫了米克,急急火火地赶回来,进门就给他洗水果,还给他讲清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还想怎么样?
    回想这鹿再进门之后的自己的放任自由,莱觉得是时候立点规矩了,无赖帮的管理经验告诉他,没有恐惧就没人会听你的话,而他们不听话就只会把自己搞进牢里或者搞丢性命。
    无赖帮,他一手建立又被迫抛在身后的小帮派。
    他是被迫的,被迫跑到这荒山野岭,被迫和无赖帮分开,被迫……
    莱头一次承认了自己想见丽莎,非常想。但事实就是他没本事,搞砸了事,还任由所有人把事情都怪到丽莎头上,自己扎进这林子里演他“无私付出”的无赖帮老大。
    然后,他又搞砸了他和巴里之间的事,不过他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他错了。
    他把愣在那的巴里扔了出去,把巴里踢门的声音抛在身后,跟他抛下无赖帮一样,转身上楼没回头再看一眼。
    像抛下丽莎,抛下无赖帮一样,寒冷队长抛下了他的小鹿。



PS:安利电台司令的Creep,总觉得电台司令会是哈特利的品味。

没有评论……寂寞……是我刀捅得不够?炸不出评论?

评论(16)

热度(60)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