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如何战胜墨菲定律 第七章 冷闪 Coldflash 小狗亲亲

第七章、莫非闪电侠没有脑子?

    “如果你懂点事的话,就该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所以,寒冷队长的待客之道是让我饿着肚子从你餐桌前离开?”
    “说得好,我这就拿枪去,把你冻在这,吃不完不许走。”
    巴里说完向后靠在椅子背上,懒散得在自己家一样,这可不怪他,谁能想到寒冷队长的小公寓这么平凡。
    半小时之前,开门的一瞬间他就有无数想吐槽的了,门口鞋架的最上层放着好几副一模一样的黑手套,下面除了工装靴就是皮鞋,基本都是同款的复制粘贴。说不定衣柜里也差不多,一排整齐地深蓝色风雪大衣,毛毛多到像衣柜里藏了只死鸽子,不用看都是。
    “告诉我你没用神速力在我家搜过一圈了,我现在就开始后悔了。”
    进门时莱这么说着,但还是随手把巴里搭在沙发上的外套拎到衣帽架上挂好。他知道那小子没有,要是真已经搜了一遍了,那他已经开始跳脚抗议为什么《林中小鹿二号》挂在他卧室里了。
    不,也许他看了也不知道这画值多少钱,这小子可不知道弗兰兹·马尔克是谁。
    总之进门后巴里变现一直挺好地,好奇地到处乱看,管着自己的双手不乱翻东西,像个进了糖果屋的小孩子一样。
    “意面吗?要不要我帮忙?”
    “老实呆着,以后需要神速力打蛋器的的话我一定第一个给你打电话。”
    事实是他用不上,他连小饼干都没烤过,普通打蛋器都没有,需要打散鸡蛋的话他都是拿叉子对付的。再一次,他和乳糖不耐莱有着根本性的差别,别以为给饥饿的闪电侠赏口饭就能出什么事。
    他站在电磁灶前,扒拉着锅里的酱汁,旁边正在烧水等着煮面。他第一次出少管所之后,到丽莎能自己做饭之前的两三年里,莱常常做意面对付晚餐,一锅酱汁能吃好几次,现在他做意面酱都会不小心做多了。
    至于为什么是电磁炉,而不是煤气灶,在被米克烧过厨房之后他和丽莎都再也不敢在安全屋装煤气灶和壁炉了。
    “闻着挺香的……你是不是没放碎牛至叶,我没闻见味啊,放一点会比较好吃的。”
    收回前言,巴里就是像条流浪狗一样,饿着肚子到处乱闻讨人厌。
    “没有,斯纳特家的食谱上没有碎牛至叶。”
    “额……好吧,只是觉得这么香的酱汁少了点什么太可惜了。”
    莱本来想让巴里过来尝一口的,但他突然想起这小子含着乳糖不耐莱手指的样子,他现在把手指戳进锅里会被烫伤吧。
    既然他的手指享受不到巴里的唇舌,那勺子也别想。
    平心而论,巴里的脸勉强能算在他床板平均水平的及格线以上,虽然他更喜欢棕色的眼睛,但巴里的腌菜绿也算可以忍受。
    莱把意面端上桌时,又瞥了眼巴里的眼睛,腌菜绿没错,灯光下颜色比较深,接近腌黄瓜皮的颜色,阳光下可能会浅一点,腌黄瓜芯。
    非说有什么不满的话,那就是巴里在他家嚣张的样子,黏在餐桌前一点不适都没有,甚至是期待地盯着他手里的盘子。
    不过他也没必要表现得太无礼,他放下盘子,只是一瞬间,空了,整整一盘无影无踪。
    他皱着眉头盯着巴里,那小子炫耀地摸了一把嘴角的酱汁。首先,这没什么好炫耀地,不知道这是高兴个什么劲。其次,神速力用在这可太浪费了,而且毫无创意,那些他和闪电侠化身性爱机器的世界里神速力的用法都比这有创意多了。
    “我还是好饿。”巴里挑衅地说,大概是寒冷队长的公寓平凡到让他失了戒心,他开始想跟斯纳特玩玩。反正西斯科觉得他表演狂吞披萨挺酷的,而且挺好玩的。
    唉,西斯科啊西斯科,既然你把闪电侠交给寒冷队长,就不要抱怨他吃空了你大舅子的存粮。
    “我真是疯了才会把一个幼稚鬼当成对手。”莱叹了口气,坐到餐桌前,吃自己那份。“等会,我吃饱了再弄点面条供你祸害。”
    有人说吃饭时把尽情享受表露无余的人在床上也比较狂野,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莱肯定不是。莱心不在焉地戳起面条塞进嘴里,偶尔抬头看巴里一眼,发现他盯着自己看之后好像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放弃了。
    这态度让巴里觉得奇怪,莱真的喜欢他吗?
    丽莎说得信誓旦旦,莱的行为也足够暧昧,但此时……
    他像是水槽里的霉菌,草坪上的凹陷,莱看着他叹气,懒得理他。也许这一切都是误会,也许他应该再看看。
    “为什么盯着我?”
    莱突然开口,吓了他一跳,这才发现自己的眼神太过赤裸,慌乱中他说出了最不该说的那句话,“丽萨说你喜欢我。”
    “咳咳咳……什么?”
    “我……我我我,我是说他们说的。我没有嫌弃什么,我知道你变了,你是个英雄……”
    “英雄?”莱冷笑着放下了餐叉,带着几分残酷的冷笑,看得巴里心里发毛,但又莫名升起怒火。
    “对,没错,我就是这么看你的。别摆出那副‘别拿这词侮辱我’的样子,你一直不是个没救的混蛋,但你为什么非得……”巴里说了一半,觉得自己没必要说下去了,有些他更想说的话必须现在说出来,“米克说你死了的时候,我觉得是我的错,如果我不……”
    够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莱太知道这小子接下来会说什么了,他听过好几遍了,“如果从来没人跟你说过你内心是个好人,可能你就不会选择送死”什么的。
    莱用一声叹息打断了巴里的话,他再怎么也不能让这小子胡思乱想下去,他不想让闪电侠对他心有亏欠,然后转为心有好感。
    “巴里,别说了。”他尽量放缓语调,那小子看上去激动得脸都红了,“你对我的影响力还没那么大,我做什么都只是因为我自己想这么做,谁都左右不了我,谁都不行。”
    但这话听到巴里耳朵里就分明是在承认自己是个英雄了,这是不是说莱肯定了些什么?
    “做一次对的事不代表什么,就像你说的,也许我内心仍有善良的一面,所以我不能看着米克去死。但做个英雄不只是保护你关心的人,还要无条件地保护陌生人,相信我,如果是我看见的是雷等着被炸我绝对不救他,明白了吗?”
    他没指望巴里理解他想说的是什么,反正他说什么都会被曲解,所幸起身,去煮第二锅意面。
    巴里识趣地没再开口,坐在桌子旁边玩手机,青少年的通病,丽莎敢在餐桌前玩手机他一定狠狠管教她。
    莱煮面时压根就没想到巴里在跟谁聊天,丽莎和西斯科,颠三倒四地复述着他和巴里的谈话。那边在保龄球馆玩闹的小情侣在八卦的吸引下,放下手中的球,偎依在一起替巴里研究莱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又说乱七八糟的话了对吧?那些看似条条是道但纯属胡扯的大道理?他就是那个德行,一不知所措了就瞎编一堆东西出来。”
    “老兄,把持住,你不能第一次跟他约会就上床。”
    “得了吧,他跟我哥私会好几次啦。”
    “什么?!”
    ……
    一点用都没有,巴里放弃了,把手机扔到桌子上,丽莎和西斯科只能把事情越搅越乱。
    这时莱端来了第二盘意面,巴里化悲愤为食欲,两秒解决,然后是第三盘、第四盘……
    “如果你懂点事的话,就该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
    “所以,寒冷队长的待客之道是让我饿着肚子从你餐桌前离开?”
    “说得好,我这就拿枪去,把你冻在这,吃不完不许走。”
    莱冲巴里比了个开枪的动作,巴里应声倒下,动作熟练到让莱想起被训练好怎么装死的小狗。
    “韦斯特真的没教过你握手、转圈什么的吗?”
    换成别人的话,一个问题得不到回答可能就会死心了,不再问第二遍。但巴里可忍不了,在发现莱心情好了点之后,他把最开始的问题又问了一遍,再一次,把这颗炸弹扔到莱的头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那如果我加个前提呢?在我不仅不讨厌你,还觉得你挺不错的前提下,你是不是喜欢我?”
    巴里紧张得要命,不管得到什么样的答案都在他意料之外,他就是觉得寒冷队长有点喜欢他,但同时这念头太疯狂了。
    如果这只是他误会之下的一厢情愿呢?如果莱反手抽出枪,真把他冻在椅子上塞面条塞到他撑死怎么办?
    不不不,后面那个是绝对不可能的。
    莱只是迟疑了两秒,但对一个紧张到正在不自觉用神速力计算一切可能性的神速者来说,两秒像两年一样长。
    巴里等不下去了,他站起来,把那盘意面和自己的手机都抛在身后……
    除了偷吃辛格局长的三明治外,他从未用神速力做过任何坏事,但现在不同,各种疯狂的未知在他眼前铺开,而他知道他得到的可能比想象中还要狂野。莱是危险品,但他也总能逃开不是吗?
    所以,这和偷一个三明治没什么区别对吧?
    寒冷队长的嘴唇比他想得要软,准确地说只是嘴角,他太紧张瞄错了地方,只浅浅地亲上了莱下巴上的胡渣,然后就落荒而逃了。
    这算什么?
    莱完全没感觉到自己被亲了一口,回头时巴里已经消失无踪了。
    神速者都这么没礼貌吗?
    莱想给巴里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什么的,至少再次明确下他对闪电侠的态度,但当他看到桌子上的手机。
    该死,神速者不仅没礼貌,还没脑子。



PS:核平了自己的两个邻国之后,我的帝国的到了空前的扩张,但核平的负罪感让我关掉了文明6。

更新了,但还有片大陆在等着我征服。

评论(28)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