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神奇动物在哪里】烘焙、默然者、麻鸡和女巫的《绿野仙踪》 第二章

第二章

主CP:雅各布/奎妮
副CPU:纽特/蒂娜,真·帕西瓦尔/克莱登斯(这对不一定会有)


    雅各布在战场上见过被炮弹打中的人,但当少年抬起头来,他头一次觉得这人没救了。断胳膊断腿,兜着肠子喊救命的,没死都有救,但眼前的少年……

    奎妮搭在他手臂上的手在颤抖,他立刻回过头,把奎妮抱在怀里。她看起来吓坏了,但昏暗月光下她眼中其他神色让雅各布迷茫中觉得心疼得难受。

    他为什么会觉得心疼?

    奎妮推开雅各布,蹲到少年身边,她眼中只有黑发少年,她连撩起裙角别让睡裙沾了土都来不及。

    “克雷登斯?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我可以过去吗?”

    奎妮从不需要别人开口说出答案的,但她依然蹲在那等到薄底软呢的便鞋被夜露沾湿,等到克雷登斯点了点头才挪了过去,坐到他身边的地上。雅各布赶紧脱下外套让她垫一下,但她转手把外套披到了少年的身上。

    如此多得痛苦袭来,奎妮已经听不见近在咫尺的雅各布的心声了,克雷登斯的痛苦像被囚禁在礁石间的巨浪一样轰鸣着,声音大到让奎妮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出来。

    这吓坏了雅各布,他几乎是惶恐地冲了过去,坐到奎妮身边,这眼泪在他心里太过沉重,比和他和奎妮所经历的每分每秒的快乐加起来还有沉上很多。他手足无措,轻声问着奎妮出了什么事,如何能帮上忙,告诉奎妮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奎妮侧过脸,把手指抵在他嘴唇上,让他先安静一会,然后回过头去搂住克雷登斯,用她能发出的最坚定的音调说,“我知道,全部都知道。你太疼了,但我保证,总会好起来的,一定的,一定会。”

    她用力抱住克雷登斯,没一会就打湿了克雷登斯磨损得不像样子的外套。她得承认她现已穷途末路,她说得话连自己都骗不了,这孩子遭受了太多了,多到不管她觉得不管她做什么都无法弥补这些伤痕,多到她觉得任何人都对此无能为力。

    一只手抚上她的头发,她以为是雅各布,但她马上发现是克雷登斯,他的手指比雅各布的长很多,动作中的安慰生疏但真实。

    “对不起,别哭了。”克雷登斯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但奎妮在为他哭泣,跟他只有一面之缘的奎妮。

    他也许应该让浮木顺流而下,留他自己慢慢溺毙,可逃避痛苦地本能让他忍不住贪恋奎妮,她的眼泪,她的体温,她身上烘焙店带来的甜蜜温暖的香气。

    克雷登斯幻想奎妮邀请他留下,邀请他一起生活时,雅各布站了起来。

    “我说,怪冷的,进屋吧。”他搀起克雷登斯,挽住跟着起身的奎妮的手臂。克雷登斯又累又饿,没骨头一样靠在他身上,奎妮哭得直吸鼻子,抽抽搭搭地粘着他,两个人一左一右挂在他身上,“你是奎妮的朋友吗?”

    “不。”克雷登斯小声说,豁出去一样加了一句,“我刚知道她叫奎妮。”

    雅各布尴尬地看了眼奎妮,所以奎妮是怎么了?

    恰好克雷登斯的声音小了一点,奎妮隐约感知到了雅各布的疑惑,她觉得应该现在说清楚。如果真如她所说,地铁站的事端不怪克雷登斯得话她就不该在他面前对雅各布吞吞吐吐,有所隐瞒,也许这会伤害到这孩子。

    克雷登斯碎得太严重了,他碎得拼不起来,碎得一点触碰都会伤到他。

    “地铁站,你和我们说再见前的那晚,他就是那个失控的默然者。”

    克雷登斯微不可知地瑟缩了一下,只有奎妮感受到了那根不堪重负的弦崩得更紧了,但她没有担心会断掉,她知道雅各布不会伤害克雷登斯的。

    雅各布比任何人以为的都要可贵,如果要让奎妮从认识的人里挑个人照顾克雷登斯的话那一定是雅各布。

    “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不是真的想起来,我是说我知道这事。”雅各布搂紧了克雷登斯,给他一个大力拥抱,“唉……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早知道真该找找你去。你现在没地方去吧,要不……我们这正好招伙计,不介意魔法的那种。”

雅各布觉得自己该说得更清楚一点,就自顾自地继续下去。

“之前是有个伙计,本来还想再招一个的,但奎妮来了,在厨房都要顾及别人不能用魔法的话就有点……加上我们现在还开始提供饮料,再来俩伙计可能都不够啊。你别多想啊,不会拿你一个人当俩人使的,但我这给伙计留的房间肯定俩都给你用。说是俩其实就是个小套间,加起来都没多大……”

    说着说着,雅各布突然听见奎妮破涕为笑,轻轻笑了一声。没等他看奎妮一眼,她就从雅各布身边跳开,一个转身晃到克雷登斯身边,拉住克雷登斯的手,和雅各布一起把克雷登斯夹在中间。

    “没关系,雅各布是麻鸡也没关系的,我也是女巫啊,你知道的。你没发现我超爱他吗?”奎妮从克雷登斯肩上扯过雅各布的手亲了一下,“对,你也超爱我的。”

    雅各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同时骄傲地挺起胸来,拉开烘焙屋的后门,推了克雷登斯一把才让他进了屋。

    奎妮不能说她不怕默然者,没人能抵抗那种恐怖的力量,但她无法对克雷登斯的痛苦视而不见。很少有人能对另一个人的伤痛真的感同身受,同情心是另一回事,但没人会看到别人的伤口就能感受到同样的痛苦,只能想象那会是什么感觉。为了保护自己,人连自己的伤痛都会慢慢遗忘,更何况主动去面对他人的?

    如果连她都不想抓住克雷登斯,清楚知道克雷登斯承受着什么的她都不想的话,那可能就没有人会想抓住他了。

    不知道是克雷登斯的心情影响到她了,还是她的确心不在焉,她挥舞魔杖的手抖出了不该有的曲线,半空中的杯子应运坠下……

    这怎么可能,她十年没在家务魔法上出过错了!这记录要被打破了吗?

    她气鼓鼓地想挽回时,杯子又飘回了她面前,是克雷登斯!

    那孩子还是佝着身子,胆怯地看着她,但显而易见是他挽救了奎妮的记录,一个无杖魔法。

    “非常漂亮的无杖魔法,谢谢,也许你在家务魔法上是个天才。你看这杯子刚还有点咖啡渍在上面,但现在……”奎妮握着魔杖的手腕翻了一下,杯口对着克雷登斯和雅各布,“看啊,顺带的清洁一新。不不不,你现在可不能喝咖啡,我去煮杯甜牛奶给你。雅各布……”

    “好嘞,我去热下猪肉炖豆子,天太冷,得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小子你该多吃点,太瘦了,我这活可不轻啊。”

    奎妮咧嘴笑了,眼眶还是红的但脸上已经不再有一丝愁云了,雅各布猜到她想干什么了,不是猜的,是他知道。

    克雷登斯被雅各布按到搭着奎妮外套的摇椅上,外套厚实的质感让他忍不住摸了上去,他的手很冷……

    “跟雅各布到厨房去吧,那一开火最暖和。在这也行,牛奶好了,给你调到握着暖手刚刚好的温度。”

    牛奶飘到他身边,蹭了蹭他的手臂,催促他赶紧握住。他尝了一口,很甜,已经有点齁得慌了,但这正是他喜欢的甜度。

    “别说谢谢。”奎妮拿着另一杯牛奶坐到他身边,“一会吃完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开店,最近生意好得不舍得打烊。过两天再带你买点吃的用的去好吗,你该来几件厚点的衣服了。雅各布的你肯定穿不了,你太高了……今天起对外说你是我弟弟好不好?我一直想要个小妹妹,不过弟弟也挺想要的,蒂娜就不想……”

    奎妮今天很累了,加上在外面吹了会儿风,说着说着就撑在椅子扶手上睡着了。克雷登斯也是,他很久没好好呆一会了,可能比奎妮还早就打瞌睡了。

    总之等雅各布端着猪肉炖豆子过来,两个巫师已经在椅子上睡得东倒西歪了。他把奎妮抱到卧室,然后试着想抱起克雷登斯,居然成功了,除了他太高了扛得费劲之外他轻得吓人。

    克雷登斯觉得自己被柔软和温暖包围了,他躺在那,一根手指都不想动,什么都不想多想。

    “晚安。”

    他想回应一句,但他太累了,张不开嘴,只好作罢。

    雅各布说完晚安之后,看见克雷登斯脑袋上放闪出一个金色的单词,“晚安”。哇哦,这可真挺有意思的。

PS:终于,捡回来就能写日常了,这就去看菜谱……烘焙苦手啊……雅各布怎么就不开个烤肉店……

评论(1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