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深林鹿鸣 第十四章 完结 冷闪 Coldflash

第十四章




    经历了米克的摧残后,巴里停不下来的嘴巴又凑了过去,莱初见起色的迷你菜园没两天就一片荒芜了。
    “给我把麦片盒放下!”
    啃秃了菜园还不够,巴里最近嚣张得很,莱一不留神就被抢走了整盒麦片。一大早就得满屋子捉鹿。把叼着麦片盒的巴里堵在了厨房里后,还得争取在巴里连包装一起吃光麦片之前救下自己的口粮。看了看已经被巴里口水打湿的包装纸袋,这麦片抢过来他也不想吃了。
    还有他放在床头的餐巾纸,前几天被半夜想嚼夜宵的巴里吃了个干净,看来不仅得改下自己对环保纸质包装商品的购物偏好了,他还得早日适应熏香卫生纸,就不信巴里敏感的鼻子能受得了啃带香味的餐巾纸。
    莱还没找到上去把巴里按地上打屁股的好时机,巴里就等不及了,冒冒失失地撞了过来,甚至凭借本能低下头做了乔经常做的,用角挑飞对手的动作。
    不幸的是,他不仅没有乔的体格,连鹿角都还只是圆圆的两个鼓包。被莱一巴掌糊到地上,嘴里的麦片落到地上撒了一地。
    “你就不能老实吃草去吗?”莱把巴里抱到怀里检查了下有没有磕到哪,巴里被他箍着身体还玩命伸长脖子想去够麦片,莱忍不住叹气,“算了,不许再吃包装袋了,还有餐巾纸,一切纸都不行。”
    说话时莱从盒里抓起一把麦片送到巴里嘴边,没等他再叨叨,巴里就立刻把脑袋埋进莱手心里,再抬起头时嘴边一圈渣。
    “啊啊……”
    巴里一脸期待地看着莱,眼睛亮晶晶地,生气蓬勃,看得莱一时心软伸手又给他抓了一把麦片。
    几分钟后,等麦片盒空了之后,巴里看都没看莱一眼就站起来跑掉了,留莱坐在地上朝他的背影叹气。
    太没良心了,莱抄起空麦片盒砸过去,巴里轻松躲开并扭头不屑地哼了一声。绝对是不屑,那张鹿脸上满是吃饱喝足后的卸磨杀驴。
    他把麦片盒扔出去之后才意识到这可能会吓到巴里,但走运的是巴里没有,也许因为巴里信任他,也许因为巴里不再是那团一阵风就能吹到的小鹿,不再那么容易受伤了。
    莱想起丽莎说过她希望巴里一辈子都不要长大,就那么小小的一只能让她天天抱在怀里。他也曾像每个抚养者一样这么想过,但现在巴里真的开始长大,他才发现自己多么享受和不会一巴掌就被打怕了的巴里玩闹的感觉。
    如果巴里是个人类小孩,他肯定不会收养巴里,他绝不是能付出父爱的人,就也没必要误人一生。但巴里只是头小鹿,尽管聪明得不像话,但离小孩还差得很远。巴里的成长比起孩子来说容得下更多的错误,比如他的欺骗,就算他是混蛋,也不会只是玩笑就骗一个孩子为他跑这么远。
    他想着时,巴里回过头,又跑到他身边叼住他的袖子。
    不用低头他就知道巴里想拉他一起出去玩了,莱摸了摸小鹿的头,手感像小男孩毛茸茸的发茬,这错觉让他为刚才的想法有了一丝内疚,他不该苛求巴里更多。
    “巴仔。”莱很少叫巴仔,巴里听了后立刻抬起头看着他,“你要是个小男孩应该也不错,那样你就不会老想吃纸了。”
    至少在巴里面前莱从不是个看不透的人,可他却觉得说话时莱眼神里是不明所以的遗憾。
    如果他是个人类?
    莱身边已经有了足够多得人类,米克、丽莎、哈特利,还有他只是听说过得肖娜、马登……莱不需要更多的人类了,人类能给莱的一切莱都有了,而只有他能给莱叼来果子和野花,钻进莱的被窝陪莱睡觉,他是莱唯一需要的鹿。
    “啊啊啊。”
    别胡思乱想了,莱!

    春日将尽,巴里的鹿角也长出来不少了,因为是初生鹿角所以没有分叉,像两把短匕首一样顶在脑袋上。
    尽管那两根傻乎乎的小鹿角收货了莱无数的嘲讽,巴里还是开心地晃着鹿角蹭来蹭去。没错,就是蹭,短短一周他就蹭掉了门上的油漆,蹭坏了沙发,甚至差点蹭到莱身上去。
    巴里头顶痒痒,恨不得把鹿角埋进沙地里磨一磨。同时,他还跃跃欲试,试图挑战一切看起来体型跟他差不多大的东西,包括并不局限于乔、艾瑞斯、莱……
    艾瑞斯根本不在乎巴里的“挑战”,甚至觉得巴里这小子终于长大了,能跟她玩了,虽然没几分钟就能放倒巴里但聊胜于无。至于乔,巴里第一次在他面前本能地做出攻击动作,用鹿角挑起地上的杂草时,他感动得都快哭出来了,用差点就能压死巴里的力气拿蹄子圈住巴里。
    艾伦家的小男子汉终于长大了,乔眼里巴里的鹿角在林间斑驳的阳光下简直是光彩夺目,角上挂着的草屑每一点都写着“做鹿的骄傲”。
    而莱恰恰相反,第一次被巴里冷不丁怼了一下时他只是朝巴里举起了喷壶,第二次就发了脾气。
    他是做过亡命之徒,但就算那时他在家也用不着时时刻刻小心有没有两把尖刀捅过来。
    “听着小子,再有一次我就把你冻成冰雕。”
    巴里被按在地上挨了几巴掌,委屈地把头埋在胸前。但没有多做挣扎,莱和韦斯特家不一样,有时莱的确更易受伤。
    他弄伤莱了,这让挨揍更让巴里难过、愧疚。
   巴里这幅样子的确唤起过莱一丁点同情心,但腰间的青紫立刻打消了这念头。虽然哈特利自作聪明传来的那一大堆资料里写着公鹿并不是一种温顺的动物,在发情期甚至极具攻击性。可既然巴里表现得这么聪明,他也没必要委屈自己,拿普通蠢鹿的标准要求这头。
    “也许我该给你立立规矩了。”莱想起了他无赖帮的伙计们,包括丽莎,哪个不是被管教出来的。他身边围着群天性凶残、无药可救的野兽,他知道巴里这点小毛病远不能让这小子跻身野兽之列,但这也说明管教巴里会比他之前做的容易太多,“最后一次机会,下一次我不会把你冻上,但我会割掉你的角,明白了吗?”
    莱的表情是巴里从未见过的冰冷,不仅陌生,甚至是遥远,同时清晰地表明了他会说到做到。这感觉像是莱变了个人,变成了乔臆想出来的那个莱,他此时应该遵从本能敬而远之的莱。
    但他没有任何离开莱的理由,就算莱前一阵被乔所伤时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让巴里觉得他应该把蹄子搭到莱的肩上,给他一个拥抱。
    也许这样能驱赶莱眼中的寒意,也许不能,可巴里知道这是唯一的方法让莱看清是他陪在莱的身边。
    莱抱住巴里凑过来的身子,比人类略高的体温正好暖手,他明白自己刚才的语气吓着巴里了。可这正是他想要的,就算他正抱着巴里,亲昵地在巴里耳边低语,但这都是在他目的达到之后的事了。
    巴里一直是个听话的孩子,他希望巴里一直是。
    直到巴里第三次控制不住,在用角撞沙发时撞倒了路过的莱。
    “我说过了,最后一次机会。”
    他揪着巴里的角,把他的小鹿拖到后院的空地上,掏出插在门边的刀子砍断了巴里的角。
    莱像对待一只动物一样对待巴里,但这也没错,无论如何巴里只是头鹿而已。
    全程他没说一句话,不管巴里怎么用蹄子刨地都没停下来,也许巴里像往常一样嚎几嗓子他就会停手,也许不会。不过巴里也静默地挣扎着,一声不吭,好像在一边鹿角落地之前都以为莱在开玩笑一样。鹿角被割下时,巴里不再挣扎,被他踢起的尘土也渐渐消散。
    他想过巴里和他的无赖帮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答案是有,但最好是没有。
    他不需要巴里和他一起胡作非为,但这不意味着他内心没有过一点期望,期望巴里不只是个宠物。
    巴里聪明可爱,招人喜欢,还出乎意料地给了他一腔深情,把他当做最亲密的朋友,把寒冷队长当做最亲密的朋友,这几乎是除了《蒙娜丽莎》之外他能拿到手的最美好的东西了。他从未得手《蒙娜丽莎》,这对一个脚踏实地的小偷来说足够有说服力了,巴里就是他能够到的最美好的东西了,没有之一。他只付出一点闲暇就得到了巴里。
    可这也是问题所在,轻易到手的东西百分百都是诱饵,莱的经验告诉他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午餐只会让你之后更遭罪。
    他不是没看见那两头驼鹿在门外徘徊的时间越来越长,更不会瞎到没发现巴里隔三差五晚上跑到林子里游荡。
    他在失去他的小鹿,每一天,一点一点地失去。
    莱觉得自己只能这么做了,像他之前的每一次一样,做个混蛋。他也只会这么做,埋怨自己不得老天宠爱,前半生没学会正常人处理亲密关系的方法太有失寒冷队长的体面了,宁愿当个活该伤心的人渣也好过当个被抛弃的可怜虫。与其让巴里在某个早晨消失不见,不如让他推巴里一把,早早了断,他也的确挺烦巴里怼他的。
    他讨厌巴里身上一切兽性的部分,这都在提醒他自己是多么可悲,他这辈子最爱的那个不姓斯纳特的家伙只是头野兽。
    所有都让他恼火,恼火巴里,恼火他自己。甚至开始自我反省,这对寒冷队长可是件头一遭,他骗过丽莎和米克,很多次,只要他觉得这是避免更多的伤害的唯一办法,他不介意亲手为他们送上一点小伤。但这次他不是为了巴里好,他纯粹是为了自己,说他害怕也好,自私也好,他不想让伤痛被拉长到几周、几个月……
    他尽力忽视内心一小部分的自己跪在地上握着那根断角哭泣祈祷,巴里是爱他的,不管是把巴里关在门外还是骗巴里跑到肌肉拉伤,巴里每一次都原谅他了。巴里前一阵知道被骗了,但巴里只是找他多要了两根胡萝卜,巴里会原谅他的,再一次……
    如果巴里原谅他,如果巴里能为他像个好人的一部分永远原谅他混蛋的一部分,如果巴里能接受他混蛋的一部分……
    如果巴里目睹他一次次开枪,目睹他像偷猎者杀害巴里的亲人一样杀害别的孩子的父母,人类孩子的亲人。
    他是个杀人犯,更伤过不少人,尤其是警察,其中不可能没有做了父母的人。就算他知道,他也不是很在乎这个,包括现在,他这态度会让巴里更加无法接受吧。
    他就是配不上巴里,他不应该觉得巴里这种童话里跳出来一样的小鹿会留在他身边。世界上只有丽莎觉得他值得最好的一切,哪怕他总也学不会珍惜,但谁都知道斯纳特兄妹看对方时都瞎了眼。
    果然,巴里颤抖着后退了几步,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森林。
    第一次,巴里离开他时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

    莱依旧静默着回屋收拾好行李,像心里不曾掀起过波澜一样。他不想带走任何和森林有关的东西,只拿走了枪和电脑。回到纽约后他不会酗酒放纵,为了以后不在房间里发呆,他把存了巴里相片的手机丢进了壁炉里。寒冷队长绝不是拖拖拉拉、悲春伤秋的人,他太知道怎么处理伤痛了,任何一种伤痛他都会。
    他该走了,他的小鹿不会再回来了。


PS:过一阵放出番外,总之完结了……填坑了我好轻松……

寒冷队长生日快乐~
    

评论(17)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