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斯纳特先生的伴侣 第三章 ABO 低魔中世纪AU 渣莱预警

第三章


    陌生男人的眼睛在阳光下显出冷漠的灰色,有阴影时还带着点不甚清澈的蓝,现在就只剩下灰,让巴里下意识就去抗拒的灰色。
    还有和秃头没什么区别的,贴着头皮那一层薄薄地头发茬,棱角分明的典型Alpha下巴,甚至是那匹被祸害得半死不活的黑马。一切的一切都和巴里的想象背道而驰,而他作为一名科学家,一名专业就是寻找线索、用线索拼凑事实的检定员,理智告诉他……
    “你不是莱,谁给你的胆子冒充他?不怕我把你就地正法吗!”
    说话时巴里高高举起他的登山杖,手肘向外撑着,像只拍打翅膀咯咯叫的老母鸡一样。典型的新手架势,手肘夹紧在身体两侧才好发力。
    莱饶有兴致地看着这虚张声势的小家伙,突然发现这小子刚才好像叫他“莱”了?
    “你叫我什么?”
    如他所愿,巴里一瞬间就噎住了,耳根子都红了,唯一和他幻想中一致的绿眼睛瞪着他,只不过其中满是气愤,没一丝他所期待着的柔情。
    “你等着,我这就去骑士团,说不定我还能拿笔赏金。”
    巴里气鼓鼓地最后送他一记眼刀之后转身就跑,莱这才反应过来他好像真把自己当成冒充斯纳特伯爵的不法之徒了。
    “小傻子快别闹了!”
    莱冲着巴里的背影大喊,下意识地把手里的马鞭甩出了声脆响,这在商队里挺有用的,不管捣乱的是谁,他们都知道再不老实点莱的鞭子就会甩到他们身上。但这不是商队,巴里听了鞭捎在空气中打出的响声缩了下脖子,跑得更快了。他跑得如此之快,跟只兔子一样往山下蹿,快得莱觉得今天要是把这小子逮住那简直能当他捕猎生涯的战绩之一了。
    马的膝关节决定它们并不适合作为下山的载具,莱本来想让他“娇小美丽”的小可怜虫巴里坐在马上,再给他披上自己的外套,自己牵着马慢慢带小可怜下山的。走到山下之前,他说不定就能偷到一个吻。
    但现在,他果断把马拴在路边,斗篷扯下来搭在马鞍上,取下马鞍后面挂着的那卷长鞭。那小子居然想跑,就算和他想象中不一样,但见面就开溜的新郎像是扛着莱美好乡绅生活逃跑的小偷一样让莱怒火中烧。
    巴里听见背后的脚步声回头看了一样,又是个典型的新手错误,看来哈特利什么都没交给他。
    莱跑了两步凭借爆发了暂时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据他目测他单凭速度追上巴里的可能性很低。不过这距离已经足够了,他看准时机把长鞭甩了出去……
    和他商队队员所知的一样,莱的鞭子准确而暴虐,蛇一样咬上巴里的后背,一击得手。
    疼痛以鞭痕为中心在巴里身上爆发开,他摔在地上,不收控地滚了两下卡在一根树桩边。
    天啊,这太疼了。
    汗水一下就渗了出来,他疼得发抖,不仅是汗,背后的粘腻和灼热感告诉他那鞭子让他流血了。
    相比伤痛,那个男人的脚步声更让他害怕。睫毛被痛苦袭击中生理性的眼泪打湿,他的视线模糊不清,但依然能看到那个男人不断靠近的身影,和刚才的奔跑不同,马靴叩击山路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响起,每一声脚步都那么清晰,盖过风声和虫鸣恐吓着巴里。
    “你喜欢当猎物?真是给我省了不少事。”
    莱的冷笑换来巴里真正饱含恨意的瞪视,这非但没唤醒莱的良心,反而让他笑得更令人生畏了。
    接着这和“浪漫”背道而驰的初遇到此结束,莱出手打晕了巴里,把他放到马背上,用自己的披风盖住这小子背上的伤口,他可不想第一天到自己的封地就落个家暴的名声。
    他没从镇中心穿过去,而是稍微饶了点道,从偏僻的小路回了自己的庄园。
    行商大部分时候都不是件愉快的事,天灾和人祸、流沙和马贼,如果每个人都是靠什么信念撑下来的,那莱觉得自己的就是这串钥匙,他庄园的钥匙,从未离身。
    当他再次站在自己的庄园门前,把钥匙插进锁孔,他甚至都忘记了刚刚和未婚夫巴里发生的不悦,脸上露出极为罕见的傻乎乎的微笑,傻但依然带着几分贪婪。
他把马牵到马圈,抱起晕迷不醒的巴里,他知道自己挺混蛋的,但还没到把Omega扔在马圈的份上。
    不过这Omega是不是有点太沉了。
    他很快就找到了巴里的房间,唯一被打扫过的那间,屋里还有条冲他狂吠的肥狗。很好,有条狗盯着点巴里他还能放心点,于是莱随手把巴里和狗反锁在了房间里。
    巴里在这生活的痕迹非常明显,因为没被他碰过的地方还都维持着莱离开时的样子,莱在行商旅途中无数次梦见的样子,这说明他离开没几天哈特利就撂挑子跑了。
    他的宅子一片荒废景象,他的管家不知踪影,他的Omega是头毫无魅力的糟毛瘦山羊,他还犯浑打了自己的Omega。
    但这并没有让他有一丝一毫的挫败感,连怒火都被压了下去。总之他回来了,从今以后就只会有生活安逸的乡绅斯纳特了。
    乡绅斯纳特翻出围裙围在身上,长鞭卷起挂到墙上,手里换上抹布。
    他和某位生活在这却只打扫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懒鬼不同,他对生活显然有更高的要求。
    厨房的灶台里积了厚厚的一层尘土,只看一眼就知道给他一下午都收拾不好这烂摊子。莱环视四周,除了几个面包和一小碗炖菜之外什么都没有,看来他的Omega别说给他做饭了,可能自己都照顾不好。
    不过倒是挺能给他省钱的,一个仆人都没雇,这小子说不定连出身都是假的。
    想到省钱,莱突然想去看眼自己给未婚夫留的那个小金库现在是什么样的了,一个对生活质量和个人仪貌都没追求的Omega十有八九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毛病,赌博?酗酒?
    他随手拿起巴里留着当晚餐的面包,在炖菜里沾了一下,边吃边往他的储物柜溜达。他现在早就看不上当初留在这的那点钱了,说起来,他得再收拾出两间房当储物室了。
    他面包还没吃完就走到了,说实话,这块面包还真不小,他可能都吃不完这么大一块。
    迎接他的是挂着蜘蛛网的锁头和一封被灰糊得看不出原样的信封。
    他把没吃完的面包揣进口袋,从蜘蛛网里捏出那封信,这也太恶心了,他蹲大牢时都没被蜘蛛网折磨过。
    既然巴里留着这些蜘蛛网,那就说明他不怕蜘蛛,看来这小子终于能有点用了。
    他不喜欢仆人,几乎是痛恨任何人参与到他的私生活里,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法接受丽莎“带着你的Omega和我们一起生活吧”的邀请,丽莎还在船上时就惦记着在宅子里雇上大几十个号人了。
    信封上“斯纳特伯爵亲启”的墨迹依然清晰,细瘦花哨的字体加上墨绿色的墨水,明显是哈特利的手笔。
    “巴里看起来很能干的样子,没两天就在骑士团讨了口饭吃。为了保护你的财产,这些钱和珠宝就由我代为管理了。不谢。”
    莱以为自己会生气,哪怕他从不表露出任何怒火,那心里也会把哈特利撕得粉碎。但事实上并没有,在经历了这些美梦破碎的失落之后,已经没什么能打击到他了。
    接下来他花了好几个小时来打扫卫生,机械的重复动作多少让他冷静了一点,不再在消沉中放任自流。
    他好歹是在自己的封地上整理自己的家,而不是在荒漠的哪个角落和马贼生死搏斗。
    他还烧水洗了个澡,洗完澡后锅上简陋的炖菜也煮好了。不是巴里弄回来的那份,他自己做的,那碗只能算是糊糊的玩意看着就透着股穷酸气。
    吃饱喝足又歇了一会儿后,莱才决定去看眼他昏迷不醒伤痕累累的Omega。别多想,他是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但其中的悔过还比不上出门忘带钥匙。
    他得想办法把巴里赶走,直接一纸休书显然对他的名声不利,他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他同样不想面对农民起义。年轻时他混在里面抢劫过几个有钱人,他也不是应付不来,不过能省事的话何必给自己找麻烦。
    加上他现在打算让巴里把蜘蛛网都扯下来再走。
    他走近门口时就觉得不对劲了,那条肥狗没在他路过时狂吠不止。开门时果不其然看见空荡荡的床铺和打开的窗户。
    哇哦,这就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了。
    那一鞭子就算他在心烦意乱之中依然留了情,但绝对不是软绵绵的一击,他可没想到背上趴着一条毒蛇时一个Omega还能抱着条狗翻窗出逃。
    如果他的良心尚未消失殆尽,那他现在就得出门把那个受了伤的Omega找回来。不过他很久之前就是个混蛋了,巴里辜负了他的所有希望,那他就没必要对巴里付出什么了。
    他随手翻看着巴里床头柜上堆的那些书,这小子是西斯科那种书呆子吧,书都堆到床上了。
    第一本,《斯纳特先生的伴侣》,艾伦先生加十分。
    第二本,《刑侦科学通论》、第三本,《痕迹和罪证》、第三本,《追踪与反追踪》……
    还有那些文件,被圈圈点点的地图,他甚至看见了马登的名字,他娶这是了个什么玩意回来?
    在看到“寒冷队长”这个绰号时,莱彻底绝望了,他以为见到巴里的那一刻会是他人生中最绝望地一刻,但那时的他显然还是太天真了。
    取了个和米克一样缺乏信号素的Omega,米克身上好歹还有点木柴一样的味道,而巴里连卧室都闻不到一丝一毫的信号素,这Omega还住在他的房子里,用整整一年的时间搜集他的罪证。
    莱惊觉在两年的出生入死后,自己的奋斗远未结束,当务之急是留下巴里,无论如何把炸弹放在自己身边监控都比放在骑士团那个火堆里安全多了。
    他披上外衣,摔门离去,消失在中心镇宁静的黄昏里。



PS:从1到10,莱的人渣程度是多少?

评论(2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