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拒绝被显示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闪电侠】斯纳特先生的伴侣 第五章 冷闪 Coldflash ABO 低魔位面中世纪AU

划重点:“他要杀了巴里·艾伦,今晚就动手!”

第五章

    这个季节的中城夜里已经开始结霜了,清晨也没有一丝暖意。去年这个时候巴里刚刚发现暖炉通风口堵住了,修好之前每天早上都会被冻醒,躺在床上,蜷成一团,徒劳地裹紧被子。辛格家也没有多余的床铺给他,而他伯爵未婚夫的身份又注定无法借住在任何有未婚Alpha的人家,加上他的交际圈,中心镇骑士团,Alpha人数占绝对优势,他就只能睡在冰冷的屋子里。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爱起床,他爱他Alpha在家的每一天,他爱他的Alpha!
    “小子,别这么看着我。”莱站在餐桌前,腰上还系着围裙,用勺子把大餐盘里的香肠和煎蛋分到他们两人的盘里,“你的眼神让我觉得我是你的Omega娘,而不是你的Alpha丈夫。”
    早上面包房太早就送来了面包,不仅凉得像块石头,还被晨露打湿了。莱只好把面包切开用黄油煎了一下,就着锅里那点油煎了鸡蛋和香肠。他不喜欢早上吃得这么油腻,但他实在懒得再煮燕麦粥了,不过这正合巴里的胃口,满满一盘蛋白质和油脂。
    在巴里看来,香肠微焦的脆皮和流质的蛋黄都犹如天堂一样美好,他在家时也很少吃这么丰盛的早餐。乔工作很忙,艾瑞斯和他都要上学,除了周末根本没有一起坐下吃早餐的机会。就算是周末,他们三个也选择睡到中午再起,而不是浪费给早上的面包。
    他跟没听见莱说话一样感激地看了莱一眼,随即大口啃掉半块面包,再塞进一块煎蛋,眯着眼享受。
    莱翻了个白眼,撕下一块面包放进嘴里,他看巴里吃东西就快饱了,这小子是没吃过饱饭吗?巴里的餐盘里东西几乎是他的两倍,他是货真价实的壮年男性Alpha,巴里只是个刚刚成年的Omega,他觉得按常理来讲,巴里应该是吃两口猫食就够才对。
    他吃了两口觉得太腻就放下了刀叉,只吃面包和果酱。刀叉落到餐盘里的声音吸引了巴里的注意力,莱抬头就看见那小子开始偷偷往他的盘子里瞄。干,那小子的盘子居然已经空了,巴里在拿最后一块面包沾盘子上剩的那点蛋黄吃,看来他又不用刷餐具了。
    “你要吃吗?”
    莱象征性地问了一句,不用巴里张嘴回答就把盘子推了过去,巴里的嘴现在可太忙了。
    “谢谢!”
    巴里抬头看了眼表,才发现自己又快迟到了,连忙抓起煎蛋卷进嘴里嚼两口就咽了下去。莱像看杂技一样看着巴里把剩的那根香肠整根戳进嘴里,鼓着脸穿外套,几秒之后香肠就彻底落进他胃里了。
    “我要迟到了,先出门了。莱尼再见。”
    巴里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和之前一周每一个早上一样被撵着的耗子一样蹿出门,留莱一个人坐在餐桌前继续吃剩下的早餐。
    这不是莱想要的生活,绝不是。
    在他的计划里,他现在应该是每天被自己的Omega轻声叫醒,而不是被隔着墙都能听见的鼾声吵醒,这让他想起跟米克被关在一间牢房里的时候。做早点的也应该是Omega,而不是他,他愿意偶尔为之作为伴侣间的情趣,而不是不做就没饭吃的任务。他的Omega还应该没事多呆在家里跟他一起享受田园生活,而不是天天往外跑,热情澎湃地搜索他和他犯罪同伙们的陈年旧案。
    他的Omega还该是个咬一口就进入发情期跟他好好来一炮的小可爱,他甚至不想回忆自己“标记”巴里的时候。
    巴里豪爽地撩开脖子后面的碎发,露出那块瘪得几乎看不出来,一看就知道是抑制剂嗑多了的腺体,招呼他过来。
    他们说好了的,事情已经到了他被一个Omega让他帮忙搬点重物一样招呼过去咬个标记的地步了,唯一万幸的是没有第三个人看到这一幕。
    莱咬了下去,一点若有若无的Omega信号素灌进他嘴里,他甚至都没尝出巴里是什么味的!那点信号素都不够让他勃起的!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巴里拽着袖子擦了擦他留下的口水,跟他说完晚安就牵着狗回屋睡觉去了,仿佛他是被蚊子咬了一口一样。
    莱从不觉得自己是那种荷尔蒙爆棚,富有攻击性,无时无刻不在维护自己Alpha尊严的傻子。但咬了巴里之后的每一天,他都觉得自己的Alpha尊严在慢慢死去。
    而巴里对他的行为毫无自觉,每天早上小狗一样在餐桌前等开饭,吃完就跑出去。晚上回来第一件事还是守在餐桌前,半死不活地瘫在那,抽着鼻子闻着,跟亲妈撒娇一样问他“什么时候开饭啊”、“今天晚上吃什么啊”。吃完饭使他们仅剩的共处时间了,那也只是他安静看书,巴里在一边念叨今天又有什么新发现,那个“无赖帮”并没他们想得那么神出鬼没,他马上要把坏蛋全部捉拿归案啦!
    巴里的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他第一次听巴里说起时的确为迷迷糊糊,窝在他身边沙发上的Omega柔软过几分。一个在失去母亲后父亲入狱,被父亲旧友养大的Omega,杯水车薪地为父亲的清白奔走。莱只是想想,就庆幸自己和丽莎都是Alpha,面对这种家庭能稍微好过一点。
    但这点同情在他发现自己一点点变成这小子的亲妈时就消失殆尽了,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做任何人的保姆了。
    他是试过一次拒绝做饭,让巴里自己解决。
    巴里根本没看出他是不想做饭了,跑出门踹了两个面包回来,仅仅用了十五分钟就端出一锅半生不熟,还带着土腥味的炖卷心菜放到桌上。一边说着“你怎么不吃啊”,一边狼吞虎咽地把那锅根本没法入口的东西填进肚子里,吃完还不好意思地问他吃饱没有。
    莱越想越生气,无处发泄的怒火驱动他伸手把餐盘扫到地上摔得粉碎。
    房间里空荡荡的,瓷器撞上地面碎裂的声音反而显得他更可悲了,一个拿摔东西撒火的没本事的人。
    他披上外套,换上靴子,大步迈出了门,地上的碎瓷片和桌上的餐盘都留给他不知好歹的Omega解决吧。
    对于莱来说,他并不在意自己“中心镇所有者”的身份,甚至都懒得管镇长是谁,有没有按他的心意行事。
    但他依然在这有相当的统治权,每一扇门对他都是敞开的。如果他想,镇上生活的所有人都要给他供奉,文明地说是纳税,和用于小镇建设的那份税不同,这份是给他一个人的。不过幸运的是,村民那点小钱和农产品他真的没什么兴趣,收益远超需要在上面耗费的时间。所以他都没提过这件事,大家伙因此对他评价相当高。
    他遇到的每个人都高高兴兴地和他问好,“早啊,伯爵大人”、“爵爷早安”,他懒得一一回应,冷漠地微微点头,有时直接当没听见。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不常出门,每次面对他的子民态度都相当恶劣。除了骑士团长和镇长能让他正眼看一眼,其他人几乎都没只听过他说话。但奇怪的事,这群按理说应该就喜欢给贵族老爷挑刺的家伙对他居然一如既往的热情,面包房的大叔大婶看到他就笑眯的,有时还往他刚洗过的丝绒袍子里塞脏呼呼的酸果子。小孩子也常常撞到他腿上,伸着脏呼呼的小手递给他小花环和彩色石子,哪怕他轻轻把这些小东西捏着领子拨到一边去,下一次他们还会兴高采烈地扑过来。
    是中心镇的人就喜欢被冷脸相待,还是他们都脑子不正常?
    莱今天这路上又被塞了一小块鲜牛肝,今天刚杀的牛,不过相比于居民的善意,他更乐意理解为屠夫在招呼他去买点牛肉。
    等他溜达一圈,消了气,说实话他没怎么太生气。他都三十多岁了,不该和个差几个月才成年的小孩发火,再说了,他不是一直想找个比他小一些,能被他左右的Omega吗,加上巴里几乎不算是他的Omega。
    他拎着牛肝和几磅牛肉往回走,刚好路过骑士团的后院。院子里零零散散地种着几排胡萝卜,一看就是辛格团长的手笔,肯定不是他家连胡萝卜都做不熟的Omega种的,但愿那小子生过两个孩子之后能好一点。
    “你的胡萝卜什么时候能拔出来吃啊?”
    听到巴里的声音后,莱下意识地躲到了墙后,巴里跟两个信号素闻起来就是土包子的Alpha在一起。
    莱从分化的那天起就悄悄为自己的信号素骄傲着,雪松、广藿香和一点点天竺葵香,绝对的上层味道。
    以他的经验和对巴里的了解来看,巴里十有八九是煎猪排配田园炖菜味的,这小子看见什么都想着吃。
    “你知道我才刚种下去对吧?”
    啊哈,看来这不务正业的其实还是个Alpha,他就没指望这小地方的骑士团能有什么像样的骑士。就算巴里有了足够的证据,这群握着锄头的骑士也抓不住他。
    “哦,我就是随口一问。”
    “你怎么总觉得饿?”那个Alpha说,“我这有点花生,你先垫垫肚子吧。要不是你一直这样,我真会以为他虐待你不给你饭吃。”
    “不不,他对我很好,特别好。他做饭特别特别好吃,还从来不抱怨我吃得多。”巴里这话让莱莫名觉得舒服了点,看来这小子还是知道好歹的,“我在家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我是说结婚之前。我家以前就每一个会做饭的,基本天天在学校和科学院吃。莱不仅会做饭还特别会布置家居,我屋里的新窗帘可好看呢……”
    等会,这小子在胡说些什么?
    他只是把那块让人无法容忍的破布扯下来,换上另一副勉强能看得过去的而已。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们早就知道他对你超好了,你不用天天都来炫耀。”
    莱站在墙后,巴里的傻笑声渐行渐远,手里的牛肉越发沉重。他好像明白为什么镇上的人总跟他笑脸相迎了。
    他要杀了巴里·艾伦,今晚就动手!

PS:以后巴里给莱口时,莱就可以训斥他“拿出你吃香肠的本事来”了。

评论(20)

热度(81)